<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相似世界
    花蓉找出一包茶叶,炫耀的对温雯说:“今天你有口福了,这是我朋友从大陆给我带回来的铁观音,很稀罕吆。”

     温雯眼睛一亮,双手抓紧衣角。

     “呀!真的?好久没有喝到过啦!”

     冷浩南气鼓鼓的看着两个女人端水烧茶,心里那只小猫挠得更急了。

     “行!你不走是吧,我制造事故逼你走。”左右看了看,发现小萝莉正在画画,冷浩南咧嘴一笑,蹑手蹑脚的走到她的背后,画纸上,一只美丽的蝴蝶已经画好,颜色都涂上去了,她正在画一些鲜艳的花朵,那小表情,别提多认真了。

     冷浩南偷偷将颜料盒拖到桌边靠近Vivian胳膊的地方,然后爬在小萝莉耳边大喊一声。

     “好丑哦!”

     “呀!”砰!哗啦!

     两秒钟之后,一声刺破苍穹的尖锐女高音响起,虽然听上去有些稚嫩。

     “呀!~~~”

     正在品茶的两女,惊得杯子里的茶水都撒了。急忙往两个孩子这里跑来。

     “哇!~~~”Vivian扯起嗓子大哭起来。

     冷浩南一脸的做错事等待受罚的可怜模样。

     “怎么了?Vivian,你怎么又哭了?”花蓉都不记得女儿今天这是第几回哭了,平时很乖的呀。

     “他、他把我的裙子弄脏了!”

     花蓉这才看到,Vivian雪白的裙子上,一团五颜六色的颜料,安静的占据了那里。

     “冷~浩~男!”温雯满脸挂着寒霜,看向了一边装可怜的儿子。

     “那个,我说不是故意的,会有人信吗?”冷浩南弱弱的说。

     花蓉一手揽过冷浩南,一手搂着自己女儿,“好啊好啦,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吓坏他。”

     温雯头疼的看了眼藏在花蓉怀里做鬼脸的儿子,提起画笔,将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萝莉拉到自己身边,摸了摸小萝莉的小脸蛋笑道:“Vivian乖,你看你,都哭成小花猫了,看阿姨给你变个魔术。”

     小萝莉那里肯吃这套,仍然抽搐着掉眼泪。

     温雯将裙子拉直,用画笔在上面左描描,右画画,没用一会,一只蓝色,一只红色的斑点蝴蝶出现在一朵漂亮的花朵上。

     满意的点点头,温雯捧着小萝莉的脸蛋亲了一口。

     “看看,阿姨画的好看吗?”一边哭一边偷看的小萝莉,此时已经停止了哭泣,大眼睛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采。

     “呀!好漂亮,阿姨真厉害。Vivian也要学,我要变得跟阿姨一样厉害!”

     冷浩南被温雯这手绝技惊呆了,听了小萝莉的话,眼珠一转,“切~再过一百年你也没有妈妈厉害,对吧妈妈?”

     “哇!~~~”

     得,又给气哭了。

     闹到最后,俩大人也没了心思喝茶,温雯满含愧疚的带着冷浩南告辞离去。

     “衰仔,今天怎么老是欺负Vivian?你不是很喜欢她的吗?”路上,温雯不解的问。

     “对呀,我听人说,喜欢就要把她弄哭。”冷浩南一脸认真的回答。

     “。。。。。。”温雯被他一句话彻底打败了。

     大约四点左右,两人终于回到自己家里,温雯还有活要做,便叮嘱了儿子几句,这不能做,那不能去。便放他自己玩了。

     冷浩南得了解脱,怕被温雯看出破绽,跟平时一样慢慢挪蹭到屋外,见温雯看不到自己了,撒开脚丫便跑。

     “往左还是往右,这是个问题。难不成我是个路痴?”五岁大的冷浩南,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抱胳膊摸下巴,歪着脑袋站在路口犹豫不决。

     “嗨!浩南哥?你在这干嘛呢?”

     冷浩南寻声一看,正是自己要找的保镖阿飞,身边还跟着一个小胖纸。

     “阿飞,正要去你家找你。”冷浩南怕被人看出自己迷了路,主动跟他说到。

     “可是我家在那边啊?浩南哥你在这里干嘛?”阿飞疑惑的看着他,手指指向自己来的方向。

     两个方向真的是南辕北辙,脸色有些挂不住,冷浩南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问他,“对了,我有事找你,这附近有没有租书的地方?”

     “租书?什么书?浩南哥你上学了吗?”

     阿飞一脸茫然。

     “呃!就是你,怎么说呢?你是怎么知道小离飞刀的?”冷浩南觉得有点沟通困难。

     “哦,那个是听我老爸说的,我老爸是个小说迷,家里买了好多呢!”阿飞恍然大悟,炫耀起自家老爹的光辉事迹。

     “都有什么小说?谁写的啊?”

     阿飞挠着乱蓬蓬的头发有些为难。

     “我不认识字,好像有什么《鹿町记》、还听老爸说有个什么《射貂英雄传》”

     “。。。”一头冷汗都出来了,冷浩南头都听大了,“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这时旁边的那个小胖纸突然说:“我知道,咱们花港有个特别厉害的人叫金雍,他写了好多小说,那个《鹿町记》和《射貂英雄传》就是他写的。”

     冷浩南听了浑身一个机灵,这个世界有金雍?难不成自己魂穿香江了?可是这里叫花港不是湘港啊?冷浩南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你知不知道还有谁啊?我是说写小说的人?”冷浩南试图从小胖纸这里得到更多的讯息。

     “嗯~那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去问问阿飞的老爸。”小胖纸知道的显然不是很多。

     冷浩南用满含期待的目光看向阿飞,脸上挂出了讨好的笑容。

     “这个。。。我老爸最近天天在家看书,我没办法带你去啊,他最近心情不好,好几次都要揍我,我可不敢!”阿飞为难的小脸都抽抽了,看来不能帮助自己兄弟,好像很没义气一样。

     “噢!那这附近有能借到书的地方没有?”冷浩南觉得自己心里一只小鹿蹦蹦跳的欢快,满脸紧张的问他。

     “?什么?有谁会那么傻,这些小说好像很值钱的,才不会拿来随便借人呐。”小胖纸一副你是不是傻的模样,小眼睛都瞪大了。

     “喂!王惊,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对我浩南哥说话呐?你要是再敢这样,我就不跟你玩了。”一旁的阿飞见不惯小胖纸的嘴脸,出言吓唬他。

     “哼!不玩拉倒,这个周末我要去我老爸公司玩,那里可比这好玩多了,你知道无线吗?那可是花港最好的电视台,噢!对了,你家没有电视机的,算了算了,我不跟你们说这些了,说了你也不懂。”小胖纸一脸嚣张得意的表情,说到最后还故意嘲笑阿飞家里穷,连电视机都没有。

     阿飞气的满脸通红,绞尽脑汁的想要反驳他几句,却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