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生死离别
    华国,北方某沿海城市,风景如画位置极佳的一处高档住宅小区,八区八号楼。

     电视荧屏散发着蒙蒙光芒,在没有开灯的漆黑房间里显得格外醒目,转换镜头时,间或发出的各种色彩,让屋里显得有些诡异阴森。

     咔嚓!咔嚓!

     一阵咀嚼声在黑暗中响起。

     “切!就这演技还敢自称什么天王级未来巨星?这货一看就是走后门潜规则了女导演才当上男一号的。就算哥们儿我上去演也比你强的多了。”

     墙上衣架挂着几瓶药水,左手扎着点滴,穿着黑色小背心红色大裤衩的冷浩南,半靠在一张刚刚好能装下他身体的‘小’沙发里,右手抓着一把薯片对着电视不停吐槽。

     “也许我明晨离别,或你会了解在孤单中的心疼。你会发现这当天的约誓,经已看不懂。”

     一阵周彗敏《孤单的心疼》手机铃声响起,冷浩南不耐烦的随手丢掉抓着的薯片,费力的把压在屁股后面的手机摸了出来。

     “喂?谁!噢,是你这个死胖子,什么事快说。”来电话的是冷浩南的死党。

     “浩南哥,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我这都等你老半天了,你咋还没到?”

     “到个毛线,老子这还挂着点滴呢!什么日子?我记不得了。”冷浩南气呼呼的骂道。

     “嘿!我说浩南,你小子最近看片撸伤身了?整天窝在你那个8平米的地下室里看片子,就算你把所有片子都看完又能怎样?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心呐,今天是天后唐曦嬛新歌发布会啊!你不整天嚷嚷着要她的签名,说什么‘啊!只要能见到曦嬛真人一面,得到一张亲笔签名的碟片,就是立马去跟上帝搓牌都行吗’,我告诉你啊,嗯现在是11:01,还有17分钟见面会可就开始了,别怪哥们不讲义气,现场保安可说了,每人只能领取一张签名的碟片。”胖子在电话那边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未了又加了一句。

     “告诉你个好消息,哥们现在站在第一位,一会唐曦嬛的第一次可就属于我了啊,哦哈哈哈哈!羡慕吧,嫉妒吧,然后就去死吧你!”

     冷浩南听了顿时就炸了毛,冲着手机大吼一声:“死胖子!你等着,老子今天让你见见什么叫轻功车上飞!等我十分钟!”

     手机都没顾得上挂掉,一把拽着输液管就要扯掉起身,可惜~

     对于一名吃货,一名资深的超级懒惰吃货来说,在他身边周围永远不会缺少各种吃的和吃完的各种垃圾,已经急的连手上固定针头的胶带都不想揭掉的懒人来说,根本不会在意脚下有什么东西,冷浩南站起了一半的身体,重量已经大半作用在支撑的左脚上,左脚脚底踩到空置的八宝粥铁罐,好吧,说到这咱们要给制造这个铁罐的厂家点个赞,特么质量好得不要不要的,70斤重的大小伙子,一脚踩上去,它竟然没有变形,不变形也就罢了,它竟然还打滑!

     右手抓着针管,失去重心的冷浩南,以少林罗汉十二成功力铁头功攻击的姿态,狠狠的撞向了沙发对面的电视屏幕。

     你知道8平米的地下室有多大吗?反正你就是把电视摆到墙根去,把沙发顶在门后头,也足够你一头撞到了。

     时间好像突然被小叮当使用了减速器一样,突然变得好慢,冷浩南头部继续向着电视飞去,右手已经惯性的拔出了针头,输液的软管缠住了他的胳膊,在他的头和电视机的屏幕快要碰撞在一起的最后0.001米,冷浩南心里感慨良多。

     “上帝啊,我冷浩南纵横一生,费尽全部家财脸皮,才在2018年住进了惠升高档小区的八区八楼八号地下室,算命的说我是8月8日午时生,这一生必会如大日当空,如日中天,我的人生还没有踏上巅峰,今日竟损落于此!日啊!呜呼哀!”

     最后一个“哉”还没想完,他的头已经撞破了屏幕。

     “嘭!”

     耀眼的电光火花四溅,手中的输液管,滴落的药水激发了电花,引发了更大的灾难。

     ------

     静逸的环境里,一名身材肥胖,穿着整洁的黑色西装,黑色西。。。裤衩的墨镜男,面对着一面墓碑,内心惨烈挣扎着,带动着腮边的肥肉不停的颤抖。

     “浩南,你安心的走吧,唐曦嬛的签名光碟。。。就、就、算了,咱不提这事了。”满脸为难的胖子终于还是将双手捏的死死的一张碟片,从快要放到墓碑贡品的地方拉了回来,爱惜的装进自己的口袋。

     “身死道消,愿你从此踏上天堂里的巅峰之路,搓牌一定不要输给上帝那个WBD,呜呜。。。你怎么突然就挂了啊,说好的一起成为人生赢家呢?说好一起走上娱乐界巅峰的梦想呢?呜呜呜。”胖子哭的稀里哗啦,眼泪鼻涕齐飞,整个人泣不成声。

     ------

     花束区,一处不大的水塘边。

     “衰仔!下次再敢这么疯玩,老娘就打的你屁股开花。”一名二十五六岁,一身短衣薄裙的美丽女子,一手掐腰,一手拧着一只小耳朵。

     “啊啊啊!痛痛痛痛痛啊,老妈!老妈饶命,再也不敢了!”一个五岁大的小屁孩,双手使劲抱着女子的手,嘴里高声哀求着。

     “下次再敢跟着那些小瘪三去水塘玩,老娘给你好看,看你这身衣服,回家洗澡去!”泼辣女子还是不肯放手,扯着小孩就往回走。

     “你知不知道?那里已经死掉好几个小孩子啦!我平时是怎么交代你的?。。。。。。”

     浑身湿漉漉,满脸脏兮兮的小屁孩,一路哀求着被妈妈训斥着拖走了。

     第二天,一身干净整洁的白色短衣,脸蛋干净,显得特别漂亮的小屁孩独自一人又出现在了水塘边。

     揉了揉自己的小耳朵,回头看看身后,撅着嘴哼哼。

     “哼哼!今天我非得学会憋气不可,小星星老是嘲笑我,我要让你知道浩南哥我有多厉害!”

     许是有了经验,怕被妈妈再次发现的小屁孩,自以为是的觉得妈妈生气是因为自己每次都弄脏了衣服,于是便将身上衣服统统脱掉放在一块干燥的石头上,光着屁股甩着小象往水塘走去。

     “浩南妈!浩南妈呀!快点出来啊,你家浩南出事了!”一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在这个到处都是晾晒的衣服,四处支放的木板,拥挤到只能走人的住户街道里肆意回荡。

     “嗯~好痛,头好痛。”冷浩南费力的睁开眼睛,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浩南!浩南你醒了?呜呜呜,吓死妈妈了。”一直守护在床边的美丽女人,见到昏迷了三天三夜的宝贝儿子睁开了眼睛,惊慌、害怕、担忧、期待,无数的压力压迫的她终于再也崩不住了,抓着冷浩南的手趴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嗯?谁啊,好吵啊,我的头好痛,喘不过气来了,好难受啊。”冷浩南只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要裂开了一般,无数钢针一样的东西在狠狠扎着自己的脑子。一种窒息的感觉压的他呼吸困难。忍不住用另一只手去推。

     “浩南,你怎么了呀浩南?那里难受吗?快告诉妈妈。”感受到儿子在用手推自己,美丽女人忙停下哭泣,关心的问自己的儿子。

     用力转过头来,眼帘中是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很用力的抓着自己的手,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冷浩南有些反应迟钝,虽然这个女人长的很漂亮,但是你这么一脸鼻涕眼泪的看着我干吗?

     “你是谁啊?你要干嘛?”

     紧张的看着儿子的美力女子顿时愣了,眼神中透着一种恐慌,双手包住冷浩南的小手,抵在自己胸口紧张的问:“浩南,你怎么了?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呀!不要淘气了。”

     “妈妈?”冷浩南疑惑的低语,自己的双亲早就不在人世,你是谁的妈妈啊?别以为长的漂亮就可以占我便宜。虽然你真的很漂亮。

     美丽女子有些害怕,双手更是用力,“是呀,我是妈妈,是浩南的妈妈呀,你怎么了浩南?”

     “女士,请自重,我的母亲早已不。。。”冷浩南不高兴了,想要警告她几句,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如同猛地插入了一支钢针,痛的他惨叫起来。

     “啊!痛,好痛啊~”挣脱女子的双手,冷浩南抱着头在床上拼命翻滚。

     “啊!浩南,浩南你怎么样?”美丽女子吓得站了起来,手足无措的看着惨叫翻滚的儿子。

     “医生,医生!快来人啊!”

     等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强按着给冷浩南注射了镇静剂和止痛剂,痛苦不堪的冷浩南,才慢慢安静下来,浑身的病号服已经被冷汗湿透,可能是药力起了作用,他渐渐失去了意识睡着了。

     “医生,我儿子只是溺水而已,为什么醒来连我都不认识了?求求你们治好他呀。”美丽女子神情非常激动,抓着医生的手臂急切的恳求着。

     “温女士,令公子虽然只是普通的溺水,但是发现的时间有些迟,也可能是长时间大脑严重缺氧,造成了一定的损伤,我们还要再进一步观察,请你放心,医者父母心,你的心情我很理解,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治疗的。”

     “拜托你了医生,请你多多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