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第一天认识,就睡一间屋子太快了吧?
    宋玉在前面开路,扭头看看发现深红跟了上来,高兴的点点头,砍起草来十分的带劲,走路都有点飘。“我今天的发型帅不帅?走路的姿势潇洒不潇洒?”宋玉患得患失的:“完蛋了……我该迈左腿还是迈右腿了……?”

     深红在后面看着那个怪物一颠一颠的走路,时不时回头看看自己,骷髅头上下巴咧的老大,“那是在笑么?根本就是在吓人好么。”“那个怪物还没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呢,他有名字么?他是个骷髅吧,天生的异类还是死人复活?”深红心里都是疑问,可惜那个骷髅听不懂人话,而且长得实在是有点吓人,自己也不想先开口叫他,和自己不同的生命总是让人心生恐怖。但是接触的这么一点时间,倒觉得他没有什么恶意,在前面砍出来的路并排跑两匹马都没问题……

     深红觉得如果是那个骷髅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吧,“是因为自己?”看着自己的鱼鳞刀,细密的铁花闪着亮光,层层叠叠匀称的排布在刀身上,“不要忘了自己的追求,深红……”

     宋玉前面开路开的浑身舒爽,见到会动的东西心里一高兴就赏他们一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时不时响起的灵魂哀嚎,被灯笼吸收那一刻,愉悦的时间感觉都长了点。走上一段路,就回头看看深红有没有跟上,皮肤略微有点粗糙,是因为经常在野外吧?齐耳的短发很利落,面容很有英气,抿起的嘴角让英气更重了,眼神明亮不散,目测身高一米七左右,一身武士服,外罩薄甲。宋玉还有点小羞涩:“咳咳,深红应该是练武的吧?胸部大了影响发力,小了手感不太好,现在大小就挺合适,和我是最萌身高差呀有没有,武士服看起来还有点霸气外露呢!咦?我为什么用露而不是漏?嗯,一定是手误…对的就是手误……”

     森林里透过阳光太过稀少,白天也显得幽深。感觉刚刚接近下午五点左右,天就暗了下来,宋玉有点着急了,还没有找到树洞石洞之类的地方怎么办,怎么好意思让女人露宿野外?宋玉拍拍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我又用露宿?好像露宿就是这个露字?而且好像她还需要吃饭?”现在的某些软文专家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七天,宋玉现在承认专家说的有时候也是对的,才过了六天,自己就忘了吃饭这件事。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根据前几天的经验,最多十五分钟就会伸手不见五指。“让女人露……露宿野外是绝对不行的,好吧我是有点闷骚,老子承认你能咬我咋地?!”宋玉急中生智,找了一块大树较少的地方,砍翻了一大片草,砍了几根比较直的树枝,去掉小分支扎在地上做骨架。又掰些带叶子的树枝架上去,把清出来的草全部扔上去,一个简陋的小草棚也似模似样的。靠着锤石强大的身体,三五分钟搞定。回头看向深红,指着她比划着说:“你,坐在,这里,休息。我,去找,吃的。”知道和她语言不同,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出来,还比划着坐着休息吃东西的样子。

     深红看着宋玉笑了笑,从背后拎出来三只野兔。宋玉满头大汗,每次回头都只顾着看脸和她的武士服,是的!在现代从没见过有人穿这样的衣服,Cosplay上有,但是穷逼哪去的了Cosplay展会!“我才没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胸口,虽然确实挺好看的!我才没有!!”宋玉这时才发现她的刀也是背在后背,啥时候她手上没有刀了,没有注意啊……

     深红拎着野兔走到远点的地方去收拾。宋玉没什么事情干,愣了半天才想起人是吃熟食,需要生火的。突然间觉得从前的生活离自己原来越远,心里一阵阵悲凉。压下了这种情绪,宋玉把所有的愤恨都发泄在草上,穿越到瓦罗兰大陆,变态无数,生命朝不保夕,再也见不到家人朋友,现在的他几乎被恐惧和难过压垮。锤石的镰刀……让无数人恐惧、威名赫赫,沦为了割草工具。如果镰刀有灵,真想砍死宋玉……

     割了一大堆草,宋玉又有点发愁,怎么引火呢?锤石身上闪耀着蓝光那是灵魂之火,可是并没有温度。灯笼会亮也不是火呀。钻木取火是锤石想到的唯一办法,感谢现代发达的信息获取手段!折了两个适中的树枝,在一根树枝上挖了个小坑,另一根削尖,从草里找了些干枯的细叶,宋玉就撸了起来……噢不对,是措了起来……

     幸好锤石的手是骨质的手套,宋玉才没有撸脱了皮,忧伤的看着连烟都不冒得干草,宋玉觉得有点蛋疼。

     深红处理完野兔回来看到宋玉做着奇怪的事情,虽然不清楚是在干什么,但是总觉得他是失败了在郁闷?确实有点好笑。捡了些干草,拿出火折子,使劲吹了两口气,火折子里面的明火烧了起来,小心的引燃干草,盖上火折子的盖子,小心的往火里加草,一会就点燃一个篝火。瞟了宋玉一眼指了下他问:“你叫什么?”

     宋玉听到深红的问话,猜想是在问自己的名字,“我该说自己叫锤石还是宋玉?”想了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和现代的自己说再见吧,便回答说:“锤石!”深红重复了一遍点点头,就坐在地上烤起野兔来,宋玉拿些草放在地上做了两个垫子,示意深红坐在上面。

     宋玉觉得脸上有点发烧,“示意深红坐在上面……”摸摸自己的脸,骨头架子也会发烧呢,管他呢……爱烧不烧……

     深红只觉得锤石虽然不会自己的语言,可是行为举止和自己没什么不同,锤石外形带来的异样感也小了很多。专心的烤起野兔。烤到兔肉滋滋作响,有油滴下的时候,掏出盐巴细细的摸匀在兔肉上,接着烤了一会,香气扑鼻。分了一只给锤石,自己拿起一只吃了起来。

     宋玉接过兔肉,不确定自己作为亡灵还能不能吃东西,尝试着咬了一口,发现从下颚那掉了出来,当时就眼泪汪汪的……吃东西都不能?!!卧槽你大爷的!默默擦下眼泪。深红注意到锤石的样子,差点憋不住笑。锤石没有办法,只好看着深红吃,怨念满满……

     深红被锤石盯着,脸上有点发烧,哪有盯着人家吃东西看的?长久以来的沉默寡言,也不习惯说出来,只要默默的吃兔肉,只是比平常吃的更快。锤石看着深红很快吃完了一只兔肉,心想她跑了一天肯定饿坏了,便把自己的兔肉递过去。深红也没有多想,反正他也不能吃东西,接过兔肉就吃起来。

     宋玉怨念满满的看着深红吃,突然发现兔肉上被自己咬了一口,貌似她也没注意?看着她把兔肉全吃完了,宋玉心里羞涩涩的:“人家得初吻啊,虽然是间接的……好羞涩啊……”宅男宋玉在网上习惯了,总是自称人家……

     还有一只兔肉没有吃,深红找了两个宽大的树叶包了起来。宋玉发现两个人没有事情做还挺尴尬的,便示意深红到小草棚里休息,自己在外面守夜。

     这个闷骚心里想着:“今天就睡一间屋子太快了吧?人家还没准备好,明天吧……明天搭个大点的棚子……好羞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