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到达目的地
    “金,待会我主攻,你辅助。一定要为萨克报仇。虽然这个二货不怎么样。但那也是咱们的队友”托斯看着眼前的几人,不由轻声对一直站在远处没动手过的金说道。

     “无所谓,其实在我心里你两都死了才好”金漫不经心的来了个补刀。听到金话语的托斯不由嘴角抽了抽。

     尼玛!

     卧槽!

     你大爷的!老子强奸你了还是干你祖宗了。等着次任务结束爷非得解决了你。

     真TM哔了狗了。

     此时的托斯本就心里按耐着怒火,而金的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这要是放到平时托斯肯定来个先那个啥再那个啥。

     托斯转过头冷冷的看了眼金,随即哼了一声默默的转过头准备动手。

     林超看着两人似乎不太和谐的样子心底松了口气。毕竟自己这边有三个拖油瓶,再加上小李貌似还没恢复过来。自己一个人貌似搞不定啊,要不待会实在不行把小李拽上就跑?

     嗯…就这么干。反正那三个拖油瓶跟我关系也不怎么样,就那个鸣人偶尔说上几句话。但那也是作为邻居的关系。像三代说的什么火之意志,就让它见鬼去吧。要是人都死了要个毛线的意志。

     想到这里的林超定了定神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几人。

     此时的小樱一脸懵逼,有点茫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李和站在最前面的林超。看到林超转过头小樱心底莫名其妙的浮现一抹不详的预感,但就是想不明白。

     “嘿!我说二位。你们是谁派来的?我看你们不像是抢卷轴的”

     “哦?被你看出来了?”听到林超话语的托斯不由压了压动手的冲动,虽然感觉这是个好机会,但总感觉有点问题,毕竟刚才萨克的死还历历在目。这不得不让托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同档次高手过招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那都是天差地别,毕竟人的命只有一条。

     “嘿嘿,你当我傻子?你们队里已经被我干掉一个了。你们竟然不撤退重新找机会偷袭还跟我对峙,那就说明你们的目的不是卷轴。

     让我猜猜,这里有五个人,首先排除我和小李。毕竟我们两个是后来到的,那么就剩下后面三个拖油瓶。

     第一个先排除小樱,现在的她一无是处,恕我无能。我实在是看不出来她哪里吸引人,要说看上她了貌似你后边那个女人比她更漂亮。

     那么就剩下宇智波佐助和鸣人。而鸣人纯粹是个二货,我想他可能会得罪你。但这个概率比较小。毕竟他刚才在昏迷中。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宇智波佐助了,但是我实在不懂你们为何要找他”

     其实林超最后那几句话也是瞎猜的,在林超心里鸣人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这蠢货有时候一不注意就得罪人,毕竟鸣人拉仇恨的本事还是很溜的。要是有等级的话鸣人绝对是封顶的那种,而且还是全地图嘲讽的。

     不说别的,在村子里那简直是天怒人怨。

     听到林超话语的小樱不由露出自嘲的表情“原来我在别人眼里才是一无是处的”想到这里的小樱不由有点凄凉无助的看了看身后昏迷在地上的鸣人。

     随着一阵鼓掌的声音响起,小樱不由转过头就看见托斯缓缓的鼓着掌。

     “看来智商不错嘛,说实话我们也不想来。但是有一个人非得让我们来,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做下属的都是身不由己的,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上手术台当材料了”

     托斯略微有点苦涩的看着林超。

     “是不是大蛇丸?他都已经把佐助伤成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听到托斯这么说的小樱不由以一种愤恨的语气怒声质问托斯。

     “是的,是他。我们只是来挑战佐助的,但是你说大蛇丸把他打伤了我们就不知道了”

     听到小樱这么说,托斯不由奇怪的看了眼佐助,然后满脸疑问的看了眼金。

     老大到底怎么想的,既然已经亲自出手了为何还让我们挑战佐助?他大爷的把我们当猴耍呢?

     “嘁!金,现在怎么办?咱两要不要先去找大蛇丸问问?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

     “要去你去,我可不想被当作材料上手术台”

     “那你一个人陪他们玩吧。爷不奉陪了,我得去找他问个明白”托斯见金似乎有点恐惧的样子不由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TM的,你刚才不是说无所谓吗?不挺刁的吗?也有你害怕的时候?真TM该。想到这里的托斯不由感觉身体和心理一阵愉悦,那舒爽就像好几年没碰花姑娘突然发现前面有个青楼,那感觉真是溜的飞起。

     “对于刚才的冒犯我深感抱歉,那么我们的卷轴可以给你们作为赔偿,但是如果下一次被我碰到我还是会全力出手,我现在要去找大蛇丸问清楚”

     托斯说完默默的掏出怀里的地址卷轴放在地上一个纵身消失在丛林深处。

     见到托斯放下卷轴二话不说就跑了的行为金不由一脸愕然。随即脸上露出恨恨的表情“这次就放过你们,下次老娘一定要杀了你们”说完也朝着托斯离开的方向跑了。

     “诶?”就在林超还想说点啥的时候画风的突然转变不由让林超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

     说好的剧本呢?这剧本不对啊。

     “好了,他们离开了。我们也该离开了。我估计刚才的动静肯定吸引了很多人。”

     林超略微收拾收拾心情,走到小李身边一把扛起小李走到放卷轴的地方收起卷轴直接离开了原地。毕竟现在卷轴到手了也该出发去中心高塔了。

     因为刚才托斯放在地上的卷轴是个地之卷轴。现在林超和小李两人身上就有一对天地卷轴。

     要是宁次和天天再搞到一对那就超额完成任务了。就算没有,那也关系不大。

     就在林超离开以后,刚才的战斗地点陆陆续续来了好几队忍者。不过看到昏迷在地上的佐助和鸣人,又看了看胸口直接没了的萨克。问了问卷轴有没有随即离开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刚才的战斗肯定不是他们引起的。

     毕竟那么大的动静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这种软脚虾能达到的。

     在他们的心目中有这种力量的最起码也得是上忍之间的战斗。但是你跟我说一个上忍会参加中忍选拔考试?到底是我想多了还是你脑子进屎了?

     而且一个上忍会混进中忍选拔考试?你当木业的忍者都是吃干饭的?抱着这种想法的占大多数,毕竟能当忍者的都不是傻子。当然不排除极个别的…

     就在他们自以为是的时候咱们的罪魁祸首林超早就跟小李跑的远远的了,随着一路行去终于找到了联络的暗号,没多久两人就碰到了宁次和天天。

     最后几人一阵商量直奔中心高塔而去。一路上靠着宁次的白眼几人一路风调雨顺的到达中心高塔。

     到达目的地的四人就发现了躲在角落的第八班日向雏田,犬冢牙和油女志乃。似乎几人受到了惊吓一样。

     随着林超几人发现三人以后三人明显被吓了一跳。

     “嘿,我说你们三个怎么了?怎么感觉跟个胆小鬼一样。这里又没啥吓人的?”

     见到三人有点好笑的动作林超不由打趣道。

     “你们是?”

     “宁次哥哥!”还没等林超开口对面的雏田就弱弱的开口了,听到声音的林超不由一愣,雏田的声音给人弱不经风的感觉,似乎让你不自觉的去保护她。

     听到雏田叫自己的宁次不由表情有点狰狞。

     一直以来林超三人都是看到宁次一副沉默寡言的表情,就算有也是会微微浅笑。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宁次这种表情。

     “宁次?”

     “嗯?”听到林超一声大喝的宁次不由略为定了定神,强压下心里的怒气哼了一声随即冷冷的转身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