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吃到一半,有人掀了帘子进来,

     “江姑娘,你也在这里。”来人正是大王子哈伦,他随即看到了江宜修旁边的世子,“世子也在,难得难得。”但神色里满是质疑。

     刘玧继续往江宜修碗里加菜,淡淡开口“真是巧了。”哈伦看着他的动作,又看看江宜修,两人似乎一对多年的夫妻用饭一样。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带了我们沙棘的葡萄酒,不知哈伦可否与江小姐和世子等同桌,大家一起品尝。”眼光却一直留在江宜修身上,吃饭的时候她摘了面纱,尽显倾城容颜。刘玧看到他审视江宜修的眼光,眉头轻皱,正准备发话。江宜修却先开了口,

     “大王子要想与世子共餐,怕要改天了,今天这饭菜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残羹剩饭实在不好招待,你们另约吧。”

     今天的江宜修实在给了刘玧太多的惊喜,刘玧此刻心情大好,眉头舒展,“嗯,宜修言之有理,不能招待大王子。”

     “看来,江姑娘是不愿与本王子同桌是吧?”

     “嗯,确实不愿。”

     这么高冷的对话框,只会出现在这两人出现的场合。在场的人看着两个事不关己的吃着饭,一个夹菜,一个认真品尝!独留哈伦风中凌乱…

     “…那哈伦打搅了,只是江姑娘为何要几次拒绝我的邀约呢?”

     刘玧放下手中的筷子,悠悠的说“宜修是我将过门的世子妃,至于邀约希望大王子别在有下次。”

     哈伦听到他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望着座前任然风轻云淡的女子,双手握紧了拳头,但面色依旧,看向刘玧,眼里不无挑衅。

     “那倒是我失礼了,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沙棘男子有追求自己心仪女子的权利,无论任何时候。”

     “那大王子尽管试试看,我的世子妃不是其他人可以觊觎的,收起你的眼光,别怪本世子不客气。”

     “呵呵,笑话,你刘玧纵然是这陇西边城的王,也不敌我沙棘一国之力。”

     “那你尽管试试!”说话间剑拔弩张。江显荣和刘琅把江宜修护在身后。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

     江宜修不动声色理理衣袖走到前面“如果我听的没错的话,世子和大王子似乎因为我起的争端,大王子,你与我也只是片面之缘,况且我却实与世子早有婚约,你何必这般胡闹,有失体统啊。你们要打也行,等我出去你们再打。”

     一旁的哈伦脸一阵青红。她那是说自己给脸不要脸呢。说着就准备走出去,末了见刘玧等人不动,回过头来

     “怎么,还不舍的走,世子,真要和他打?!”

     “哦,走吧。”刘玧听到他在叫自己走,便带着人跟着出去了。只剩沙伦和几个随从楞在原地,他怒气冲冲的把面前的饭桌掀翻,面露青筋。

     “哼,好一个江宜修,好一个刘玧,你们都给本王子走着瞧,我早晚有一天要让你们成为我身下的女人,胯下的奴隶!哈哈哈哈…”看到前一秒还温文尔雅的王子这一刻如咆哮的猛兽,旁边的人都不寒而栗。

     出了海天楼,江显荣就被刘琅拖去买马,江宜修没有乘马车,信步走在通市热闹的街道上,刘玧也下马走到她身旁,晚风习习,先前在海天楼的烦闷被一扫而空。

     “边城真美,不比江南逊色,这等繁荣热闹。”

     “宜修也这么觉得,难得…”

     江宜修看了眼旁边笑得满脸温和的世子,街市明亮的灯火在他眼里闪烁,原本俊朗的五官越发流光溢彩,低声说了一句“真是好看。”

     晚风中纵然音量再小,也被耳力非常的刘玧听出来了。

     “宜修说的是这夜景还是本世子的脸。”

     江宜修脸上忽然一阵烧灼感,幸好白纱蒙面,没被旁人看出来,故作镇定“世子想多了,这俊朗男子不是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也不见得少。”

     “那也就是俊朗了。和好看一个意思。”刘玧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江宜修有点不自在,把脸别开“真爱给自己脸上贴金。”

     “话说回来,哈伦大王子怎么在边城,看样子是常在这边,而且跟世子很不对盘的样子。”

     “嗯,我跟他素来不对盘,他虽是沙棘大王子,但亲生母亲只是沙棘王的一个夫人,在国内不受宠,十二岁便被送到大兴当质子,现两国交好,皇上把他送到边城来了,准许他可以回沙棘,也可留在大兴。”

     “哦,这么说来,这哈伦应该是个有仇怨的,城府颇深哪。”

     “嗯,确实如此,不过他要想在我陇西境内有什么动作,我不会放过他的。”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突然看到茯莲急急忙忙跑过来“姑娘,姑娘,周家派人要烧了店铺和客栈,来了好多人,侍卫和伙计们挡不住了。”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刘玧,吞吞吐吐起来。

     “而且,而且…陇西王府的人也在,所以我们不知如何是好?”

     江宜修转头冷眼看了一眼刘玧,唤来伯季“伯季,你先快马赶去控制局面,告诉伙计们说我一会就到,谁敢动手杀无赦。”

     说完带着茯莲就上了马车,刘玧从江宜修冷眼看他的时候,脸就变得阴郁起来,“风,影,带人去把跟周家去的人全部抓起来,不论谁的人,一律先打一百军棍!”说完也策马跟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