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清微正气
    烛火附离被方才的气势逼退数丈远,又激得尘烟四起,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快要熄灭的火焰待势头过后,渐渐恢复以往幽幽的光亮。

     尘雾缓缓散开,隐隐约约冒出一人影,忽明忽暗,微微闪着金光,烛火附离看见这忽明忽暗的光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焰体发出阵阵颤抖。

     人影越来越清晰,渐渐有了人样,只见他手握一束钢鞭状的金光,发出阵阵轰鸣声,响彻天地。

     仔细一瞧,连面容也与众不同,火红的眉毛带着七分怒气,额骨微微突起,煞气逼人,乌黑的短发被怒火染红,直冲天际,待尘雾散尽,他整个身段都清晰可见,真可谓气贯长虹,排山带海。

     这人不是谁,正是杨崇轩本人,与方才狼狈不堪的样子有天壤之别。

     身为精鬼的本能正向烛火附离发出警报——眼前的这人是个比鬼还要可怕的怪物。

     可现在想脱身,也没了逃跑的路,因为这里是结界,然而烛火附离仍抱着奢望想逃出生天,它驱使着快要不听使唤瑟瑟发抖的身躯四处游窜,可总有看不见的阻隔向牢笼般限制它的行动范围,无法突破。

     它怎么也没想到之前任他肆意攻击的那小子会变得如此可怕。无论怎么逃,身后的怪物总会慢悠悠地紧随其后,此时的气氛宛如丛林中,猛虎游离在猎物附近,让猎物感受来自本能的恐惧,深入骨髓折磨着它,使它崩溃。

     它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了,身后的怒火逼得它透不过气。被逼近结界边缘的烛火附离终于崩溃了,再次向身后怒火中烧的杨崇轩狂甩火星子,打算鱼死网破。杨崇轩见这畜生还想故技重施,冷笑道。

     哼...以卵击石!

     他张开青筋暴起的五指,反手一扇,一股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电流带着飓风将眼前如雨点般袭来的火星子吹得连渣都不剩,烛火附离呆滞了,眼前的这个怪物是绝望的化身,它清楚的明白这股继续吹来的飓风会让它魂飞魄散,化为齑粉。

     双方的等级完全不在一个次元,它已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反抗是无力又可笑的......

     就在这一瞬间,它放弃了抵抗,静静等待着无情的飓风来终结它的魂魄。

     呼啸声中夹杂着可怜的哀嚎:呼呼呼呼......妈妈,我...不...甘...心呐!

     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份寂静,静得只听见狂风的怒吼。

     我很久没用这种道法了,只因杀伤力太大,如果把握不了分寸,很容易伤及无辜,就算布了结界,也只能勉强承受这巨量的道行。我学这门道法纯属机缘巧合,现在想来也算是它选择了我。

     在我跟着师父降妖伏魔的日子里,我记得那是正月十五的一个晚上,他领着我上神坛,坛前摆着三本旧簿子,看着有些年代了。

     师父让我跪在坛前上香,之后开始让我选择其中一本,选中哪一本,就教哪一本簿子里的内容,我看这三本薄子都差不多一个样,心想眼前的三样应该都是宝,选哪一样都不亏,于是一把手摁在第一本簿子上。

     “行啊小子!看来祖师爷真是选中你了!”师父突如其来的喜悦和咧歪了嘴的笑容看得我是一脸茫然。

     “祖师爷选没选中我,跟这簿子有关系?”我疑惑道。师父淡定的示意我翻开其他两本簿子的扉页。不翻则矣,一翻真是惊得一身冷汗,这两本簿子教的尽是些阴邪的旁门左道。可接下来师父的一句话更是让我心惊肉跳。

     你要是选了其他两样之中任意一样,我只能当场废了你。

     真不知这是幸运还是命中注定,我很好奇这本救我命的簿子里究竟藏着什么宝贝玩意儿,我翻开簿子,只见扉页左边第一排竖着四个大字——清微正气。后面几排写着:

     清微隐真合道章第一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保精生气,炼气生神。形炼其神,则可以留形住世。而形者,神气宅也。是故身安者,其精固,精固则其气盈,气盈,则其神全,神全故长生......

     这貌似是一种内练丹法,但是和我以往所学有所不同。

     “师父,这是什么道法?”我合上簿子,满脸好奇的问到。师父示意我先给神坛上的祖师爷行礼,我连忙照做。起身便拿着簿子像孩子似得望着师父,就等着他老人家给压岁钱了。

     他顿了顿身子,接着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指着这本簿子向我娓娓道来其来历:

     “首先哩,我给你说说这清微二字,我们这个三清祖师啊,从先天大罗一炁化生而来,又叫一炁化三清,这个三清啊,又叫三清天,三清祖师就在这三天之中了。

     “这个太清境的道德天尊啊,就住在大赤天,那个玉清境的元始天尊哩,就住在清微天,啊还有上清境的灵宝天尊啊,就住在禹余天。这个清微啊,就是指的清微天的祖师爷元始天尊,这个清微正气哩,就是元始天尊传下来的道法了。”

     师父指着簿子郑重其事的看着我。

     “你不要小看了这门道法哩,历代祖师驱魔除邪都是以这个为基础哩!这东西学好了,可以直接借雷部正神三十六将的法,哪还用画掌心雷咯!这个雷部正神的头头哩,就是元始天尊第九个儿子南极长生大帝的化身——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天呐,光雷部一个正神的武法就够厉害的了,要是直接借雷部正神的法,得有多逆天啊!

     “当然了,能借多少位雷将爷爷的法哩,就看你的努力程度了。有时候哩,会根据你的情绪来定,你生气哩,下来的就是王灵官王元帅,你悲伤哩,下来的就是北极冰池的李元帅,你高兴哩,下来的就是赵元帅......”

     就这样,师父给我上了一晚上的雷部三十六将与清微正气的知识普及课,也正是因为那一晚,使得现在的我对未来师父将要教我的“真东西”充满无限的遐想。

     我真是迫不及待的等着那一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