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神秘女子
    烛火附离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可整个过程下来我发现了两个疑点:

     为何这么大的动静周围的居民却没有反应?

     两番出现的那股神秘气息又是从何而来?

     我觉得两者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试想一个人在晚上无论弄出多大的噪响都没人察觉,这等于是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

     如果是这样,事情的恶劣性不比烛火附离差——这是潜藏的危险,不止求助者,整个住宅区的人都会被卷进来。

     “天洞天真,毕火毕真。天乌天镇,威猛丁辛。冰轮冰鉥,流光火轮。喝伽嘀息,太乙元君。咬纲雀舌,天雷风铃。火猪黑犬,火鹰腥烟。天关霹雳,铁甲飞雄......急急如律令!”

     我念出总辖咒收了道法和结界,一切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由于没有文法辅助,一下借来这么巨量的道法,身子难免有些顶不住。现在的我精疲力竭,随便找个地躺下就能呼呼大睡,然而情况并不允许我这么做。

     一股执念时刻叮嘱我必须听到求助者的声音才算圆满,于是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到四楼。

     “......咚咚咚”

     我敲完门,弯下腰大口喘着气,眼皮子不由自主慢慢往下拉...不知过了多久,我依稀听到门开的声音。

     “......师傅?”

     扑腾!

     “师傅!您怎么倒下了?”

     “师傅您怎么了...”

     “醒醒呀师傅......”

     “......”

     月光下,一道黑影掠过......藏匿在住宅区的偏僻之处。

     在槐树的树荫背后,黑影独自一人,手舞足蹈吟唱着:

     日落西山黑了天,龙离长海下高山。

     龙离长海能行雨,虎下高山把路拦。

     胡黄两教高山下,清风离了灵高棺。

     金香炉,银香鞭,撇了海碗升香烟。

     红梁细水敬奉仙,离地三尺铺营盘。

     伴随着歌声,猛兽般的气息从黑影身上腾腾直冒,在树荫的庇护下,气息得以完美的收敛起来。

     黑影准备离开,可陌生的脚步声却让它开始警觉。

     它躲在槐树背后,暗中窥视不远处正在勘察风水的杨崇轩,时刻注视着他一举一动。当杨崇轩的眼睛扫向它跟前这颗大槐树时,黑影的神经突然一绷。

     难道被发现了?它自信自己藏匿得很好,没人能察觉。

     直到杨崇轩的视线转向身后的那栋居民楼,黑影才确定自己没被发现。

     待杨崇轩离去,黑影终于松了口气。

     它走出树荫,月光将黑影褪去,露出清澈洁白的脸庞,曼妙的身材在光与暗的衬托下,如此立体,宛如一件艺术品,巧夺天工。

     她以灵动的身姿朝着槐树对面居民楼的方向跃动而去......活脱一只黑豹,灵动中带着七分野性。

     很快,她比杨崇轩抢先一步赶到四楼,两人似乎奔着同样的猎物而来——火精附离。

     “不妙!”这神秘的女子压低了嗓门惊呼,她似乎已经洞察到求助者屋内的情况。

     “南方火德祖,炎帝丙丁神。三头分九目,九臂见金身。金眼霞光迸,雷音火电生。剪邪皈正道,遇召现真形。收摄邪魔祟,急捉降乾门。急急如律令!”

     女子口中念着封山咒,将屋内的求助者连同附离的动静与外界的所有人隔开,只要和屋内的事情有关,无论多大响动,就是方圆几里的居民也察觉不到。

     噔噔噔噔......

     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女子收敛气息,悄无声息地跑上楼。

     咣咣咣...

     “喂...在家吗?”

     咣咣咣...

     “...在家吗?”

     咣咣咣...“畜生...你再不停手老子就把鬼王搬来了......”

     女子表示惊奇,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请得动鬼王?

     不一会儿,楼下开始躁动起来:火焰的气流声,一节一节落地的扑腾声接踵而至。

     声音渐行渐远,女子想一探究竟,于是匆匆登上楼顶,在露天阳台半蹲着身子俯察底下所发生的一切。

     她注意到和附离战斗的杨崇轩。

     这不是刚才在后院瞎晃悠的那男孩嘛?没想到是同道中人......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究竟有何能耐!

     底下正激烈战斗,这女子还有心思在天台上看戏,倒是悠闲得很。

     看着男孩狼狈不堪的样子,女子捂着嘴暗自笑到:“还鬼王呢,龟王还差不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烛火附离甩着火星子,男孩龟缩在石凳后面久久不出,悠闲的女子开始有些着急了。

     “别老是躲着呀...”

     男孩仍旧不出来。

     “真是急死人啦...”

     眼看子时将过,底下仍旧没个结果,再耗下去徒劳无功不说,恐怕这男孩也有危险。

     女子终于按耐不住性子,释放出猛兽之气,准备施以援手。

     这股气焰被烛火附离察觉到了,它停止攻击,呆呆晃立着。

     躲在石凳后的杨崇轩举止开始诡异起来。女子觉着不对劲,继续观察这男孩究竟想干嘛。

     一道金光随着轰鸣声从天而降,女子一惊,瞪着大眼睛看着金光所落之处。

     阵阵气流迎面扑来,女子不知所措,慌忙收敛猛兽之气躲了起来。

     “什么情况啊这是......”

     女子懵了,不知是何方神圣,就凭这股子气焰,完全属于道士级别以上,民间法教根本没得比。

     待气流过后,女子赶紧起身朝底下慌忙寻视。

     男孩和火精附离竟凭空消失了...

     人呢?人哪儿去啦?女子匆匆下楼,往方才激斗的地方赶去。她四处寻觅,没见着半点人影,也没嗅着半点男孩的人气。

     想必是方才放出金光的高人搞的鬼,既然有高人在,那男孩也不会有事。女子想到这,索性放弃了寻找,掏出手机划开屏保。

     “啊啊啊啊啊啊...十二点啦!明天要迟到了!”

     女子惊慌失措的表情着实可爱,她准备离开,可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没做。

     “啊!”女子想起来了。

     “庙前香烟透儿天,飘飘渺渺南海边,红光冲起三千丈,循环围绕落香山。惊动白莲台上次备主,紫竹林中自在仙,玉净瓶撒下甘露水,杨柳枝一摆把令传,派来三千接引客,带着三首渡生船。急急如律令!”

     女子念完收山咒,之前与求助者隔开的一切又重新连接起来。随后又收回猛兽之气的状态,身体形态也发生了变化,高挑又不乏野性的身材变得娇小起来,视力也减弱了,开始戴起眼镜。

     然后连着小碎步带着小跑匆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