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火精附离
    “天有六十日,日有一神。神直一日,日有千鬼飞行,不可禁止。大道不禁,天师不勑,放纵天下,凶凶相逐。唯任杀中民,死者千亿。”

     意思是说天有六十甲子作六十日,每个甲子都有一个神将当值,察惩世间善恶,而每个甲子日之中,有成千上万种鬼怪飞行,没有禁止可言。

     刚才的断章是出自《女青鬼律》,这本经书记载了成百上千种鬼怪,可以说是一部鬼怪的百科全书,日本的妖怪和《女青鬼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在正式学艺之前,师父先让我熟记此经,说以后处理灵异是离不开它的,如今在求助者家里寄居的鬼也正是鬼律中所记载的火精之鬼。

     凡遇火而死的人所化之怨鬼,叫火精鬼,又叫附离。这种鬼属于二十四鬼之中的五行鬼,属火,善于操纵火精之气。幸好这小附离还在幽冥怨火的初始阶段,很难伤人性命。

     至于求助者为何做同一种噩梦,那是附离在吸食她的精元的时候,身体发出的警报,警报会通过梦境的方式传达,跟小偷去珠宝店偷项链时触发警铃是同一个道理。

     人的精元相当于精鬼的一种养分,吸食的越多,成长速度越快,力量也就愈发的强。

     附离的力量的强弱是根据火焰的颜色来区分的,由绿到赤,颜色越接近赤色,力量越强。我曾经与赤面附离交过手,印象颇为深刻,那狰狞的面孔,那可怕的纵火之力到如今都记忆犹新:

     脸上泛着暗红的幽光,佝偻着身子,腾腾的焰气从体内喷射而出,仿佛连空气都能灼烧殆尽,下齿微微冒出两颗小獠牙,发出嘎嘎作响的声音,嘴里的火星子突突直冒,只要这嘴一张,哪怕是个头儿比人都还高的草丛堆,顷刻间便化作一片焦土。

     不过今非昔比,要是再遇到赤面附离,恐怕印象不会像以前那样深刻了。

     不知不觉夜幕悄悄降临,喧嚣的马路在黑夜的笼罩下变得异常寂静,三三两两的车灯带着短暂的不羁呼啸而过之后,留下来的是一片死寂的萧杀。

     尽管街道上亮着星星点点的灯光,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在夜的阴霾下是如此的量小力微,我再次踏入这片与白天的气氛截然不同的街区,晚上的气温相对于白天要低的多,顿觉一丝凉意。

     住户屋内发出的淡淡幽光似乎在嘲笑我的胆量,然而这种嘲笑在我眼里是一种无知的挑衅和久违的归属感。

     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想再次确认一下事发居民楼周围的风水格局,开始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我顺着居民楼的多个视角不断排查,发现在这栋楼的后方不远处种着一颗孤零零的槐树,格外显眼。

     槐树长得十分茂密,在淡淡的月光下,仿佛千百只畸形的手死死抓着枝叶来遮挡自己挣扎的可怖模样。

     我想探个究竟,看看这颗槐树是否与这栋楼的灵异事件有关联,果不其然,槐树的阴影被月光拉得很长,似乎没有办法继续延伸,索性直接贴在对面的居民楼上,阴影直直穿过事主卧室的窗门,与客厅大门口的冲煞形成一道两边对冲的接口。

     槐树称作木中之鬼,既是古代先人上吊自杀的首选之所,也是阴阳交界之所,阴怨之气极重,怪不得这小附离晚上敢出来窃**元,原来身后还有个大“靠山”呐!

     这样就不难解释这小孩为什么能化作精鬼了,一到晚上,槐树的阴气盖住卧室,一方面能压住人的阳火,另一方面能助长意外死亡的游魂的阴怨之气,为怨鬼的产生提供有利的条件。

     这槐树我是动不了了,只能直接从小附离下手。对付这种初阶的小鬼,我实在是不想用武法解决,然而碍于在校读书,以后还得和舍友同学朝夕相处,如果突然有一天在宿舍备了一些文法所需的法器符纸,难免会引起一阵骚动。

     到时候一堆“麻烦”找上门,忙也得忙死,所以能不用文法就尽量不用。

     黑云掠过残月,似乎提醒我时候不早了,我打开手机对了对时间。

     我去!都12点了!没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一股躁动开始涌上心头,我急速奔向居民楼。

     中国传统的纪时是将24小时分为十二个时辰,其中子时正是代表午夜11点至1点这一区间,而这一区间正是阴阳交接之时,如果不趁这个时机动手,那么今晚就等于白忙活了。

     我奋力登上阶梯,感觉每上一层楼,就有一股压迫感像猛兽般迎面袭来,在孤立的楼道和忽暗忽明的廊灯的承托下是如此的立体真实。

     这股压迫感似乎是从四楼散发开来的,换作普通人决计是连口气都透不过来。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种压迫感并非出自鬼怪,至于是什么东西散发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并不畏惧这种压迫感,和师父相比,犹如星河中一粒小小的尘埃。

     我终于赶到四楼,压迫感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令人不禁疑惑这种气息究竟从何而来。

     莫非这里还有别的鬼怪?我越想越不对劲,如果还有其他鬼怪作祟,屋里的姑娘岂不是更加危险了......

     我微微喘了口气,用眼缝瞟了大门一眼,门缝是一点光亮也没有,也没听着里面的声响。

     不对劲...

     我赶紧上前把门敲的咣咣响。

     “喂!在家吗?!”我叩门探道。

     里面仍旧没有声响......

     我再次尝试叩门。

     咣咣咣!

     “在家吗!”

     咣咣咣!整栋楼回响着敲门声。按理说,我敲得这么响,应该是人都能听得见。

     然而没有一人回应,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莫非这是一栋没人居住的空楼?或者说是那未知的压迫感搞的鬼?

     我也不再多想,得想个法子知道里面的情况。

     就当我停止敲门的一霎那,一切又回到最初的那份寂静,静得只听见自己心口的躁动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