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吴府悬案
    在我离开药庐之前,药庐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它最初就像孤儿院,又像教堂,里面都是小孩子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在我懂事以后,那里已经没有了小孩子,因为三叔说过我和喜悦才是他唯一的关心。药庐就像一个鸟巢,不论从形状上还是从意义上,那里面已经没有了小鸟,小鸟已经可以展翅飞翔,飞向蓝天,飞过高山,飞向大海。

     我的第一步,当然是寻找我那心中时时牵挂却早已失散的姐姐,在那梦魇的夜晚失散的姐姐。按照朝廷的法律,叛臣全家男性处死,女性发配到官员贵族家为奴,我要去贵族家寻找。

     让我眼前一亮的是,洛阳城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它有着恢宏的城墙,城墙由最初的砖石完全改成了钢筋水泥,上面还雕刻美丽的图案与文字,用来叙述它的历史。城墙的上面是把守的军士,他们整齐有序而纪律严明。洛阳城作为全国的首都,是美丽与繁华的象征。

     在进入洛阳城门的时候,我有一种预感,此番我一定要跨越艰难险阻,困难重重,会遇到许多怪诞奇遇,也许会有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也许会结识一些品行美好的君子,也许会有陷入绝境的危机,也许……。我怀着复杂而坚定的心志以缓缓的步伐朝着城门恢宏的大门走入,历史似乎要记住这一刻,见证我不凡的足迹。

     洛阳城里面像我想象的一样,非常热闹。有来自五湖四海奇装异服的浪者,他们白天或为了旅游或为了生意而来往奔波,晚上则住在奢华而歌舞升平的客栈。有各种卖艺的五花八门的杂耍,他们的技能总能博得周围群众的掌声。有舞乐坊青丝罗带的年轻女子表演她们倾国倾城的舞姿,席位上高朋满座的是各种显赫的高官贵族。街道上并排的是各种各样最新生产的物品,廉价而有趣,还有分布众多的垂涎欲滴的美味餐馆。道路上有高贵活泼的小孩子,他们的欢乐弥漫在空气里面。一切,都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如同水中幻觉一样的美好。

     然而我却果断地放弃了玩乐的心思,因为我有着心中最重要的坚持。我很快以郎中的身份在城中开了一家药铺,病人分为两拨,一类是重病,一类是小病,小病由喜悦医治,重病则由我医治。我在重病者之中有意寻找奇难杂症,将他们医好,然后将我的名声宣扬出去,好让达官显贵知道我是大国手。

     果然,短短一个月我便已经名扬京城。很多达官显贵争相要我,甚至有的家族患有重病者,其族长亲自前来要我到他府中就诊并下榻。我知道我的父亲是什么地位,他是八王爷,与皇帝同父异母,人称八贤王。所以这种内幕我恐怕是一般高官府邸不能知晓,所以我再等多了一个月,终于等到卫府中人来。卫府是大将军府,虽说与王府有所差距,但比起尚书,中书这些条件优越多了。于是,我决定带着喜悦在大将军府下榻。

     我到大将军府的时候,上午阳光正好,透过外墙,我闻到梅花的芬芳。将军府的外墙厚实而十分高大,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的府邸。我问喜悦:你猜,我能否跃过这道墙?喜悦答:不用想,一定能。:你就会拍马屁,能就好啦。:哈哈!喜悦一个卖萌的憨笑。

     正堂之中,一个美丽端庄的女子,名叫阿勒秋,出现在我的眼前,她容貌美到极致,可以说是倾国倾城,阿勒秋这个名字似乎不是汉族,但是她却身处大将军府中,还是将军夫人。她端坐在上面,仪表堂堂,穿着红色丝绸外衣,上面都是金丝银线,里面穿着白色花领内衣,看上去高贵冷艳。而我,年轻的姿态卑微地站在下面。

     萧管家,下面何人到访。

     回夫人,就是人称在世华佗的李神医。

     哦,你的意思是他能治好大将军的病?

     试过才知道,凡是有名望的大夫我们都一一试过,希望这次李神医能回天有术。

     好吧,今天暂且请李神医住下,我夫君的病情一直如此,已不是一日两日,明天再诊治吧。

     可是,萧管家想要说什么,夫人听到这句话回过头,没有表情,但萧管家又突然不说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喧闹声吵醒。我门口的不远处站着三五个奴婢,不知在议论些什么。我发现喜悦早已站在门口了,我问她:出什么事了?她说:那大将军昨晚已经死去了。我满脸疑惑,怎么会这么巧,偏偏这个时候。我看着喜悦的表情,她的眼神也是一样的迷惑。我与喜悦住在隔壁,是西厢房,将军与夫人是在东厢房,相隔遥远。

     当我到达大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多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将军,以大将军卫国马首是瞻,其中有两人还是卫国的副将,他们分别叫阿兰和高要,另外一个马兵。他们三人都言辞激烈,声称要为卫将军吊丧,更重要是要查明真相。我们两人到达正堂的时候,他们三人都瞧着我们,他们似乎知道我俩是萧管家请来的,所以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萧条文质彬彬,他走到他们三人旁,说道:这二位客人是我昨日请来的,这位公子就是人称华佗在世的神医,旁边的这位是神医的助手。他们三人相互看了看,然后萧管家走过来,叹了口气跟我说:唉!昨晚我家大人突然死去了,我家夫人如今还在情不自禁地流眼泪,以至于到现在还没出来。萧管家正欲擦眼泪,后面马兵声音传来:萧条,你说你刚请来这所谓神医,卫将军就死了,你是存心的吧!马兵脾气火爆,似要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