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强者之痛苦算得什么
    火云星针,利用火云钢石炼制而成,通体火红色,可以对火之力有加成的效果,对抗草系纹兽奇效。

     雷星宇拿起'火云星针'的一瞬息间,一股无与伦比的熟悉感瞬间涌上心头,宛如同样一个用剑的高手,相隔数十年没有用剑突然拿起来这种久违的熟悉感犹如同命中注定再次相逢一般,哪怕是雷星宇第一拿起'火云星针'也可以非常肯定的来使用出,‘死门魂针’的前九针,这也是为什么可以非常自信地治好他的病的原因,哪怕是融合元灵之后没有接触过任何的针法,可是,身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只要站一次拿起,针,时定能够使用出神逃,鬼藏的‘死门魂针’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只有发自内心深处的非常特殊的感应。

     雷星宇看着坐在台子上的丁玉轩眸子中再次涌现出如同星辰一般的光芒,形神贯注,看着丁玉轩慢慢的身体出现了九个细微的光点。

     雷星宇眸子光芒大涨,捏住针的手瞬间刺出,如同一道火红的光芒瞬间插在,丁玉轩在头顶正中线与两耳尖联线的交点处的,第一个死门'百会穴'

     按照前世对地球的针灸疗法,一般来说可以通过针灸来刺激身体多个穴位甚至死穴,来治疗百病,不过,‘死门魂针’可以将死穴彻底打通,来获得此穴位的全部特殊的力量,又叫起初之气,普通的针灸只能刺激穴位来,从而散发出小许起初之气,来治疗此病,起初之气是人体一出生死穴就开始吸收外界的灵气直到吸收饱满不再吸收,不过普通人的起初之气比较弱小,只有修为者的死穴可能已变得更加宽大,不过无法动用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动用?。

     雷星宇捏住火云星针的手在刺到的一瞬间已经松开,火云星针不断地嗡嗡振动,与此同时,丁玉轩只感觉到头顶一阵刺痛,只后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开来,一股前所未有的精纯灵气立马涌现出来,如同洪水一般不断的冲撞周身经脉,经脉猛然间被扩大一倍,全身肌肉不断的鼓起二倍。

     经脉扩大和肌肉不断鼓起带来的剧痛不断的冲击丁玉轩神经,只能不断地咬牙坚持着,因为施展针之前,雷星宇已经说明,会带来巨痛,不过也必须忍住,一旦有所反抗或者抵受不住,会导致治疗失败,下次再施针等会变得更加困难。

     雷星宇目光如炬,右手接连化作几道残影,丁玉轩的头前部入发际五分处,在眉梢与外眼角之间向后约一寸凹处,在耳屏上切迹前、张口呈现凹陷处,眼内眦角上方0.1寸处,睛明穴,耳门穴,太阳穴,神庭,各插一根火云星针。

     丁玉轩立马感觉到,体内庞大的灵气又一次的暴涨几倍,经脉立马被撕裂开来,可是强大的起初之气又在不停的修复,一裂一修,扩大和鼓起,带来的疼痛感不断的冲击着丁玉轩,牙齿已经咬到发抖起来了。

     雷星宇眉头微皱,可以从火云星针感受到,丁玉轩身体内部有一股特殊的能量,总是就股特殊的能量阻止了丁玉轩修炼灵力的原因,就股能量非常厉害,已经被'起初之气'全部冲散开来,而是始终不能排出体外,好像只要等到起初之气全部消失,就股能量再次集中起来阻挡修炼灵力。

     雷星宇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看来只有强行的逼出来'后对丁玉轩说道,'丁玉轩,接下来中是最为关键的时候,你一定要顶住了并可以修炼成为强大的灵者才可以去找你父亲,才可以摆脱凡人的命运。'

     丁玉轩听后,原本已经疼痛的无法控制的身体猛然一震,'是啊!我还要谁谁找父亲?,还有要保护姐姐,还有另一件事,一定要修炼成强大的灵者,突然开口大声说道,'来吧!'

     雷星宇闻声露出一道淡淡的微笑,右手上的火云星针快速扎入四个地方,'耳门穴'位置:在耳屏上切迹前、张口呈现凹陷处。'睛明穴'位置:在眼内眦角上方0.1寸处。'人中穴'位置:在人中沟偏上,沟下沿上量2/3处。'哑门穴'位置:在顶部后正中线上,第一与第二颈椎棘突之间的凹陷处。

     扎在丁玉轩头上的火云星针不断发出嗡嗡的震动,手动针,针主动,这也是一个‘死门魂针’特殊的针法要诀,在针末扎入时用特殊的手法,在扎入的一瞬息彻底的打开死穴,之后立马松手,利用强大的精神力来控制火云星针不让死穴关闭,共保持持久的打通,要里面的'起初之气'直到全部涌出。

     丁玉轩只感觉庞大又精纯到极点的灵气,瞬间挤爆了经脉不断的涌出在血肉骨髓之间四处冲撞,无与伦比的剧痛,如同海浪一般不断的淹没着,宛如海边不断的被无休无止的海浪充击的礁石般,随时都有被淹灭的可能,丁玉轩的意识已经开始了有静静消灭的印象。

     雷星宇感受到了丁玉轩的异状,突然间大声说道,'丁玉轩,你的父亲为了医已失踪,极有可能被人捉住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更加有可能被人杀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想成为强者区区这种痛苦又算得什么呢!,难道还能痛过失去至亲之人吗?,你可否顶住。'雷星宇最后的一句知乎是怒吼说出来的。

     这一句话也是雷星宇说给自己听的。

     丁玉轩的意识快被海浪一般的疼痛感完全淹灭时,突然从耳边传来了几道声音,最后的几点意识喃喃说道,'是啊,父亲为了我病失踪,可能被人所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此仇此恨要报,成为强者之痛苦算得什么,痛过失去至亲之人吗',已经快被淹灭的意识突然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已经被'起初之气'冲击到严重破损的身体,可是丁玉轩依然张开口大声说道,'我顶得住,啊!啊.....'声音沙哑至极,可是里面充满着,毅然决然之意。

     站在门口外面的丁柔洁双手紧紧的抓住身前的衣服,早已美目之中充满着泪水,还是拼命的忍住,不让泪水掉落在地上,因为丁柔洁在父亲出去的那天起她就要作一位坚强的人,为弟弟撑起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