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狗人
    在南方一个幽静的森林里,巨大的山峰若隐若现,远远地观看,好像是一座雄伟的战士持着大宝刀,化身为泥石誓死在捍卫大山里的人。在这大山的背面,藏着一座欧式的别墅,庭院到建筑物之间的隔着若种珍贵的树木,绵绵长长地一直延伸到建筑物前。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房间,几乎无法形容了。

     想不到这壮观的别墅地底下,居然藏着这样幽静昏暗的地道,长长的走廊上,放在长明灯,灯的尽头,有一间房间,严格来说应该是一所牢房,规模不大,不过能藏100号人罢了。

     “狗曰,又要给那只‘狗’送饭来。”

     “别这么说,每天只是给狗送吃,就能拿到丰厚的奖金,这份工,很多人都羡慕都来不及。”

     “切,外面只是站着的守卫,也是跟我们拿一样的工资了,如果有的选,我宁愿在外面站岗。”

     “哎,别这样自暴自弃了,有活干就不错了。”谁叫他们得罪那个BOSS身边的女秘书,Boss上过这么多女人,就她没上过了,可见她的手腕都多大了。

     他们说着说着,很快就来得尽头,“真阴凉!”

     “我们快进去,就出来吧,在鬼这里待多一会儿都觉得不舒服。“牢门自己掩盖着,没锁上,因为压根就没有必要,里面有独立的铁笼锁着就好了,他们来到唯一管着人,也是最里面的那个铁笼,看着一个全身赤裸着的人,卷伏在冰冷的石砖上,身上唯一装饰物,就是脖子上圈着一个铁扣。

     那人就是他们口里的那只“狗”,“狗,你的饭了!”说着,就把饭菜扔到地上,有些米饭都散了出来。

     他们正要出去,但是,“你问不问得到,有一股臭味。”

     他的伙伴一开始也没有留意,一心想着快点走,他这么一说,还真有,那只“狗”又随意大小便了。“果然是畜生,连拉屎拉尿都不会!”

     说着,另一个守卫就狠狠把铁笼打开,一把就把男子,狠狠滴踢了脚。“艹你大爷,跟你说了很多次,叫你想拉屎拉尿,就往坑里去,你看又把地方弄脏了!老大可讨厌别人把地方弄脏!”

     如果老大看到地方弄脏,第一时间问责的不是这只“狗”,而是他们,他们除了送饭,还有一个任务就是24小时保证地牢的干净,说白的就是打杂的。

     “汪汪。”不过那只被称为“狗”的男子,指了指脖子上的那个链子,以示他不想的,链子太短了,靠不着!

     “你还挺多话讲的,看我大爷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赖。”说着就动起手来。马上,骂声和“犬吠声”混杂在一起,“呜呜呜……”看身材,那个狗人,又不是不够守卫打,他只是脖子被拴住,但是双手双脚都好好的,不过它知道它动手比挨打受的罪更加严重。

     他的伙伴,看到他居然打到狗的脸上,马上向前阻拦了,“你想死的吗,连它的脸,你都敢打,你活腻了。”

     不过那男子正在气头上,“我有什么不敢的,就是天皇老子下来,得罪我,我也敢揍!”

     “哦,天皇老子也敢揍,那我,你敢不敢揍了呢。”他们的身后传来很有魄力的话。

     “啊!”守卫们的脑海都浮现些的画面,都停下手了,转过身来,那长得很妖艳的男子从黑暗中出现,多么熟悉又多么可怕的脸。

     他们像看到阎罗王来索命似得,个个都下跪,嘴里喊着,“老大,老大,我们知错了,我们下次不敢,饶了我们吧。”

     那男子笔直地站着,面无表情地地说道:“还有下次?”

     他突然阴沉沉地大笑起来,“我都告诉你们很多,那只狗,不,秦伟的命,是我的。要揍他的,也是由我来。哈,你们就是不听。”

     偌大的地牢瞬间,灯光通明,地牢的中间有一个架子,上面挂着一个面无全非的人,那男子的发丝都沾着血,紧紧地贴着脸上,身上很多处刀痕,尤其是下体,空溜溜一片。他的脚下都成了小小血泊了,血泊的中央正躺在一个不明的肉体。

     刑架的周围围了一群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身材高大的保镖。架子的后方,有一个人跪着,就是刚才那个动手打人的伙伴,他用双手塞住自己的嘴巴,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而架子的正对面一个妖艳的男人,坐在貂毛披着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擦着一把枪,左边摆明着刚才动刑的小刀。再远一点的,就是那个铁笼,铁笼里那只狗被人死死在压在铁栏上,脸紧紧地贴着冰冷的铁柱,迫着看完这一场的酷刑。

     那妖艳的男子,终于动了动嘴,“好看吗,秦伟,你看我把揍你的人惩罚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汪汪”好像真的回应着他,“哈哈哈。”那男子好像吃错药似得,突然大笑起来,他猛地站了起来,他对着架子上面的人问道:“刚才你是那只手动手打那只狗的脸,不,是秦伟的脸!”

     不过那人早已晕死过去,怎么回答了,于是男子面无表情地地左右开了两枪,那男想了想,就指着前面的人,向大家宣布道:“就把他送到药剂厂……后面的废墟吧,我相信他在那里过得一定很精彩。”

     “别!”那一个跪着不敢说话的男子,一听到要送他的伙伴去药剂厂的后方,马上向老大求饶着。跟着Boss混,谁不知道那里才不是废墟,而是一间地下研究院,做的尽是些不可告人的的研究,又不然怎么会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连名字都没有,用药剂厂来掩饰。听说都是非人道的生物实验,被送去那里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在那里可谓是人间地狱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跑去那里送死。

     “哦。”老大的眼睛一转,“难倒你也替他过去吗?”他嘴角的弧度上扬着。

     “不不不,Boss,我真的不敢了,千万别送我过去!”在人性的面前,人都是自私的。

     “好吧,那就让你亲自送你的兄弟去那个鬼地方吧,亲自地看着他去送死吧。”最后,他幽幽地说了,“千万别让他死掉了,不然送进那里的人,就是你了。”

     “把他抬出去吧。”

     那个黑衣人,齐声地大喊道:“是的,老大。”那男子马上吓得双腿打颤,不过他不过逆老大的话,眼瞧着那几个抬着他兄弟走了出去,也跟着出去,生怕他的兄弟坚持不住,要去地狱的人是他自己。那血,一直在滴着。他把手枪一样,旁边那个穿着侍应装的仆人,伸出手,把枪放回托盘里。

     他望望周围说道:“如果有谁再不听我的命令,你们的下场一定会比刚才那一个男更加惨!”

     搞掂那不听话守卫的时候,他开始搞那只狗,不,是处理一下秦伟的事情了。

     秦伟的后面的人,得到老大的指示,马上把手松开,没有借力,秦伟马上掉了下来,他惶恐地看着越走越近的男子,吓得马上往墙边钻。抖抖索索,地看着那男子。

     不过那男子在门口,顿了下来,敲了三下秦伟刚才站着看表演的砖块。

     “呜呜。”虽然秦伟不是很想去哪里,不过他之前的教训告诉他千万不能得罪眼前的那一个人,不过他又要过上地狱式的生活。他猛地,爬到祁趣的脚下,在他的眼前,轻轻地吠了几句,“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