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张医师的不堪往事(五)(求收藏推荐)
    张老听到的声音竟然是两个粗犷的男声,这就未免有点重口味了,乡里百姓也没有听说过,张之寒有这样的坏习惯啊。

     张老动用元力附着在耳朵上,加强了耳朵的听力,这才听到了,断断续续的一些话。

     “小美眉……琼浆玉露的滋味大抵也是如此吧,你放心,我现在就来宠幸你,帮你解解药力……”

     听到药力这两个字,张老就知道是强迫事件,不是什么你情我愿的,这在药王谷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心术不正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平时的教育让他们把内心的罪恶藏得很好,偶尔会出现一两个败类,谷内的执法队,就会去把它们处理掉。

     没想到歹人竟然这么猖獗,平时出事的也就是谷内一些没有靠山的人,张之寒有自己罩着竟然还会被做这样的事。

     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至于张之寒作恶,抱歉,就他修炼还不到三个月的小家伙,加上初涉药材,有这个能力才怪。

     张老本来想大喝一声,阻止歹人的恶行,但是考虑到张之寒的名声问题,这要是大喝一声,那么张之寒的后半生就毁在自己的手上了,甚至可能会自杀,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贞洁烈女不只是在女性上通用,男性也是同理。

     张之寒一个大小伙子,前途远大,天分也不错,在本家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失了他也就可惜了,更何况自己要是留歹人一命,让张之寒自己去报仇,那么情况就不一样。

     张之寒会奋发图强,努力学习医术,还有修炼。只是不知道这对他是好是坏,不过有我在这里,当然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改变他的心态。

     决定不声张之后,张老就凝音成线,传到了张之寒的房内。

     “贼人,安敢造次。休伤我麟儿。”

     余孝和一听吓得大兄弟差点软掉,还好靠着丹药改造过的巨物,抗击能力强,又迅速抬头。看着大兄弟没事,让他松了一口气,这可是立世的本钱啊,马虎不得。

     不过今天真是点背啊,出门没有好好的看一下自己的运势,竟然偶遇了一名外出散步的长老,这种小几率的事情也让自己碰上了,暗呼倒霉。

     因为声音实在房间里面,炸响的,余孝和也没有多长的时间来思考,至于缠着自己大腿的张之寒,余孝和一脚踹开,至于张之寒的生死,他就不管了,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连忙拿起衣服,想要穿个一两件,假装听到声音来到这里的。因为长老的修为不是自己所能够比拟的,要是敢反抗螳臂挡车而已,速度也不是他所能够超越的,还好自己有一门加速秘法,能够走脱,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余孝和早有准备。

     张之寒这小子,还是留他一条小命,之后再回来好好享用,而且来人和张之寒这小子也是关系不浅,为了救张之寒,肯定就没有时间抓他了,因为这药根本就没有解药,或许有,就是自己的棒棒。

     能够当上长老的人物,基本也是元旋境的老头,也只有元旋境的人才能够,凝音成线,这让余孝和惴惴不安,连忙想逃走。

     可惜啊,元旋境的人不是他所能够想象的,就在他边走边穿完第一件衣服的时候,准备从后墙翻出去之时,一道雪白的元力从他的背后袭来,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体内的元力自行运转,想挡住这一击,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质量上就差了很多。

     余孝和今年也不过二十有八,修为也还算不错,纳元中期,能欺负欺负刚刚通元境的新人,面对张老这样元旋境的人那是不可抵抗的,更何况他一心想要逃走,也就没有催动战斗秘法,有心算无心之下,余孝和悲剧了。

     要不是张老想到留他一命,让他成为张之寒成功路上的踏脚石,早就死了,现在只是破坏了他的不净之物,让他的功力倒退为纳元初期,并且在没有清理干净自己留下的元力,没进步的可能性,再加上就算能够修炼了,也只能恢复到现在的巅峰时刻,永无寸进。也就放任他去了。

     还是自己的得意后生要紧,赵老没有深究歹人,好像无关紧要一般。

     推开房门,房间里面倒是没有自己想的那般,迷乱不堪,不可描述,看来自己来得刚好是时候,还没什么也没有做,当然张老无视了张之寒脸上的那几口痰,不管怎么来的,都和自己无关。

     自己只要稍加引导,那么我们张家二十年后的顶梁柱就有了,自己也算有了接班人,眼下还是要保住他的小命才对。不然春药没得发泄就要烧坏脑子了。

     张老一把抓起张之寒,把他弄成平时修炼的姿势,然后点击穴位,把张之寒的行动能力封住,这只有元旋境的人才能够做到,元力凝聚,长久不散,这才可以锁住穴道,其他境界固然也是可以的,只是没有那么长久而已,可能人家通元境的一冲就散了,也就没有人去学这个了,反正到了元旋境自然就会。

     张老的疗法也是粗暴简单,运用元力在张之寒的身体里面,十分粗鲁的运行了一圈,把血液中发红的药力,统统聚集在一起,然后从口中一起吐出,。

     吐出一口血的张之寒,慢慢的掌握了身体的控制,张之寒流着眼泪,双目无神,一副想要轻生的摸样。

     张老也是看在眼里,疼在表面,笑在心里,每个人都要学会成长,成长是最艰辛的历程,有些人会挺过去,有些人会堕落下去,还有些人经受不住就要一了百了。

     张之寒就属于那种要一了百了的人,可能你说他不是被诱惑了吗,不然,这是被药物所影响做出的决定,清醒的张之寒,感觉到嘴里的腥味,不知道是血还是人体的精华,所留下来的味道,盘桓在他的鼻子里,刺激着他的脑神经,就等着两只手能够动起来,不只要下巴再恢复一点点,就可以咬舌自尽了。至于歹人,张老都到了,那么带人还能够活下去吗?

     张老没想到张之寒的死心这么大,他还以为身上的衣服没有被破坏,只是脸上有一些黄白之物罢了,嘴边也没有那种东西,应该只是被**了一下,殊不知张医师太渴了,全喝下去了,嘴角的也没有放过。

     不过张老也没有时间去猜测这么多,张之寒体内的药力还没有完全解清,不过不需要自己在运功了,只要把张之寒扔进池塘里面,泡一泡就可以了,虽然是一晚上的时间。

     收工之后的张老,脸色苍白了几分,没想到这个春药的药力如此惊人,并且还十分难缠,他也是费了老大力气才运行一圈的,接下来就只能靠张之寒自己度过了,自己虽然还有能力继续,明显的是张之寒的静脉经受不住啊。

     一条大河突然涌进一条小溪,结果就是把小溪搞得乱七八糟,原本的河道移位,后果很难想像。

     张医师提起张之寒,就算抓起小鸡的老鹰一般,一纵一跳,刷的就来到了,距离张之寒最近的一座池塘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