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穿墙术
    顾子瑶的准时回归,让一部分人尤为惊诧,这弱不禁风的小子,几天之间竟成长成一个干脆麻利的劳力好手。

     包括王鑫也是一脸茫然,但他还是替小兄弟高兴,起码自己能担起一份担子了,于是痴笑着坐在了顾子瑶旁边神秘道:“你小子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还是动了什么手脚,这对你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怎么就变得容易起来了?”

     顾子瑶面带坏笑低声道:“我吃了师祖凌云道人专门给我配制的“马肚灵”,你信吗?”

     王鑫噗嗤一笑:“滚蛋……”他知道顾子瑶这是有不想说的隐情,自己也不便一再追问。

     二更过后,顾子瑶起身盘膝而坐,一面吐纳一面研习起穿墙术的口诀。一个时辰后,他觉得自己的熟练程度掌握的差不多了,只差心法和身法实际的配合了,于是壮着胆子向门口的墙壁走去……

     心中催念穿墙术口诀,身法凌厉向前一纵……在他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皎洁,月朗星稀的夜晚,整个院落里都被月光洒亮,顾子瑶哑然振臂一呼,克制住内心的狂喜,审视起周围的境况,再三确认没有人后,他喜不自胜的用登云纵跃了几个起落,疏解一下心头的喜感。

     枯木老人笑道:“你这小子,这才刚刚起步就美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切记戒骄戒躁,你要走的路太长了。”

     顾子瑶定了定心神,一个侧步闪跃穿回了房间。

     他坐定后问道:“师傅,我们下一步是用穿墙术去符文库取那些符文纸吗?”

     枯木老人道:“时机暂且未到,纵然你会了穿墙之术,但以你目前的身法,身形也逃不过守护者的法眼。接下来的几天,为师传授你一套初阶的隐身之术,这种隐身之术你一旦运用熟练,就是这宗派里的二阶弟子也无法识出你的真身,努力吧骚年……”

     话音刚落,枯木老人再次将隐身之术的口诀与身法心法要领颂给顾子瑶听。

     顾子瑶凝神相受,再次投入的研习起来……

     这隐身术可不比穿墙术,心法与口诀不但拗口,还很那理解,顾子瑶心中不免有些烦躁。

     枯木老人提醒道:“这是初阶功法,你就心神不定,日后研习的功法越来越高,你若还是改不了遇难烦躁的毛病,很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你必须要养成凡是戒骄戒躁,低调平和处理事情的心性。”

     顾子瑶心头涌起一抹感动,他知道师傅这是为他着想,于是再次收定心神,凝神聚气修习起来……

     枯木道人欣慰道:“这才像个修真的样子,修道者最大的关卡其实是了悟本心,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是:过去我,未来我,本我。简称逝我,明我,本我。当你能了悟这三我并且斩断各种负面情绪的时候,你的性光就打开了。道家的性光也就相当于佛教的开光,其真实含义是指“真正的自我“,切碎冥冥中操纵你的力量,达到开启智慧的性光,这是修道者的门槛。其实每个人只要一静下心来就能发现,那些邪恶的念头滋生的来源,正是邪恶的“我“在干扰你。道家修真之所以要打坐入境就是为了让每个修道者能发觉那邪恶念头的滋生来源。当你了悟这一关卡的时候,你的性光就打开了,也就是你真正算是一个修道者了。”

     顾子瑶顿感醍醐灌顶,冥冥中感觉自己长大了好多岁……

     再次将砍柴任务轻松完成,顾子瑶在山洞中修习的不亦乐乎,时而坐修入定,时而闪转腾挪,将近些日掌握的登云纵、穿墙术、隐身术一一温习……

     在修习最新的隐身术时,他冒出一个念头,何不催动隐身术,出洞试试效果。

     于是他口中默念,变换身法,悄悄走了出去。外面的众人挥汗如雨,牢骚伴着刀光挥洒在顾子瑶眼前。

     顾子瑶刻意走在众人中间,发现没有任何人对他的出现投出异样的眼光,也没有人跟他打招呼寒暄。

     顾子瑶行为谨慎,想着保险起见,特意在段虎的面前一尺处挥手踢腿,那段虎根本目中无人,自顾自的抡着他那硕大的斧头……

     顾子瑶心想,这隐身之法初有所成,还欠些火候和实际运用,待晚上我去李通那厮房间,看看究竟,想罢脸上露出一阵得意。

     “又到了,夜深,寂寞都开了灯……只剩我点起一盏暗淡的灵魂”顾子瑶哼唱着穿墙而出!踏入院落的一刻立即施展隐身术,随即登云纵身法直飞房檐……

     他高抬脚轻落步,转瞬就到了李通所住的兵字宿区,他挨个房间穿行着,寻找着那个命中第一个苦主。

     终于,他在四号房间见到了李通,他独自一人住在这宿间,这也可能是低位的象征吧。

     顾子瑶眼中怒火熊熊,想起自己所受的屈辱和王鑫所受的牵连,仇恨滔天而至。他伸出双手掐在李通脖颈之处,恨不得一下就掐死这同门败类。

     那李通梦中惊醒却不知发生什么事情,眼前什么也没有却觉得自己被死死掐住喉咙,无助间挥舞着手臂发不出声音……

     这时枯木老人道:“子瑶,差不多了。现不说他罪不至死,就说你今天的做法,也会招致师门的最大怀疑,因为最近跟李通结怨的只有你和王鑫二人。一旦你二人的宿间受到重点监视,下一步很多事情都会很麻烦。今天暂且如此吧!”

     顾子瑶顿觉有理,收了手,默默道:“暂且饶你几日,山水再相逢时,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想罢纵身而出,撇下惊恐的李通在黑暗中倒着气,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濒死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