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疑云初现(二)
    三起失踪案件的报案时间间隔不超过15分钟,重案组一时间抽调不出足够的人手,加之每起案件都有人员受伤,法医自然而然的也就跟到了现场。

     唐森一行人的行动一般都是在暗中执行,所以到案发地点的时候便和颜乐乐分开,各自调查。

     第一起失踪案件的案发地点是在医院,报警的是外科实习医生刘磊。据报案人称,失踪的是他的老师,荆州有名的外科教授,霍瑞华。案发时正好有台手术,就在他们消完毒准备进手术室的时候,刘磊忽然感觉后颈被人猛地一击便晕了过去,手术室的人见主刀医生迟迟不来便出去找他们,可只发现倒在走廊的刘磊,同时,医院的电脑系统遭到破坏,案发时段的监控记录也被全部销毁。

     颜乐乐在了解大致情况后,便去给伤者验伤。可就在她的手碰到刘磊裤兜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刺痛。

     “你的口袋里装的什么?”她不解的问。

     “我?”刘磊也是纳闷的翻着口袋:“什么都...”话还没说完,就从左手边拿出一个牛皮信封:“这...这不是我的。”

     几道隐隐的金光微微闪着,颜乐乐心里咯噔一下:“你打开看看,写的是什么。”

     “游戏开始。”刘磊看的是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看着我!”颜乐乐声音忽然响起,吓的他立刻抬头,对上她深邃幽黑的眼睛:“把信放在那边垃圾桶里,然后忘了刚刚发生的事。”

     验伤很快结束,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收获。她叮嘱刘磊好好休息后,便和他一起离开,去找同事做详细的笔录,同时用灵力通知唐森姜城,来取这个关键的信封。

     信封安安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唐森试探性的伸出手,当指尖在触碰到的瞬间,钻心的刺痛袭来。

     “我说呢。”许久的疑惑豁然开朗:“真是小看他了。”

     “是啊,居然会用道符来混淆耳目。”姜城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气凝指尖,荧荧白光会于掌心,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直直冲破信封的符印。金光瞬间破碎,变成点点灰烬飘散而去。

     “哇哦!”艾雨萌看的目瞪口呆,特遣队果然是名不虚传。

     发现有妹子在看自己,姜城死性不改的凹个造型,冲着艾雨萌抛个媚眼:“哥帅不帅。”

     眼前的男人风姿绰约,银发似雪,肤白如玉,活脱脱一个妖孽坯子,迷得艾雨萌五迷三道的。艾雨萌的赞美之词一股脑的全涌上心头,偏偏这个时候,煞风景的声音又悠然响起。

     “哥?按年龄算,你当人家大爷都富裕了吧。”

     “你哑巴一会能死啊,不说话能憋死你啊!”姜城也崩溃了,他从来没见过唐森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拼命的损自己:“大哥,你要当和尚你就好好吃斋念佛,别管我这个在红尘中自甘堕落的人行不行!”

     艾雨萌尴尬的站在一旁,看看唐森,又看看姜城,进退两难。

     而唐森却没听到一般:“这个凶手很聪明,用掩嗅符掩去身上的妖气,我们无法追踪。不过...”唐森嘴角微微上扬。

     “不过我们可以追踪霍瑞华!”艾雨萌接的干脆。

     唐森稍稍有些惊讶,原来这只兔子也没那么拙不可教。艾雨萌坐在桌子上,两手撑腮,眼睛清澈如水,看向唐森,不好意思的笑笑,等着他的赞赏,哪怕随口的也好。

     可是她忘了,面前这个他是和尚啊!

     她眼睁睁的看着唐森从自己的眼前走出去:“看什么啊,还不行动!”

     姜城仿佛懂她的意思一般,走过来揉揉她的头发。逆光看去,竟有几分刺眼。忽然间心里空落落的,有点难受。

     “别放在心上,他就是这么个人。”

     “看出来了。”艾雨萌有些失落的回答,这却不知,这软软糯糯的声音,也落在另一个人的耳朵里。

     三人一路循着气息,却找到了第二起失踪案件的案发现场。这所大学已有百年的历史,生科院是这所学校的王牌院系。而失踪的,正是该院系的知名教授。

     无暇顾及太多,三人赶紧进行追踪,却发现源头处,是在一间办公室里,衣架上挂着一件风衣,这显然与炎炎夏日格格不入,半截信封从口袋里露出来。

     艾雨萌没有犹豫,伸手去碰信封,然后快速的缩回。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欣喜样:“嘿嘿,这个没封印。”

     “他之所以给第一个信封下符,是为了引起我们的注意。”唐森也走上前去:“现在我们已经再跟着他的计划一步步往下走,就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

     他一把抽过去她手里的信封:“还有,在没确定东西安不安全之前,不要乱碰。”

     “可你...你刚刚也是直接去拿信封的啊。”

     “你?和我比?呵?!”唐森指着艾雨萌的鼻尖,笑的不屑又傲娇。

     “明明就是关心,偏偏不会好好说出来。”艾雨萌小声的嘟囔着。

     越是被人看轻,就越想证明自己,越想得道对方的肯定。感情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再长的故事,终究要回到起点。”姜城抽出信封里的纸,一字一字的读出来:“呵!这字写的挺好看的啊。”

     “这么说来,难不成他抓的每个人都是存在着关联的。”艾雨萌一手托腮:“那只要我们把他们之间的恩怨梳理清楚,就不难找到他的藏身之处了。”

     “并且,他也希望我们快点找到他。”唐森站在窗边,眺望远方。

     天色蒙蒙,傍晚的城市被晚霞所笼罩,整片大地红彤彤的。

     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多少的人在这莽莽苍苍的世界里挣扎,在爱恨交织的纠缠里反抗,只为给自己谋划一场,不朽的葬礼。

     艾雨萌以一顿饭为代价,向一大四学长借了一台笔记本,千叮咛万嘱咐的交给姜城:“我告诉你啊,你小心点,弄坏了我这工薪阶层卖肾卖身可都赔不起啊。”

     “你放心吧,卖肾的话让他拿我的去,卖身我给你赎回来。”

     “你说的?”

     “恩。”

     “你保证!”

     “我对天发誓。”姜城举起右手,作势起誓。

     “那给你吧,我去请那学长吃饭了。”艾雨萌说完溜溜的走了出去。

     “看到没有,这现在还是美女吃得开啊,这小兔子虽说不是倾国倾城吧,还挺有意思的!”姜城转头冲着唐森开玩笑。

     谁料唐森一本正经的自言自语:“是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