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师徒片段
    p>  片段一:

     秦莹莹双手握拳,放在腰边两侧,收着腹,挺着胸,抬着头。 ——蹲马步

     白圣野点了一下秦莹莹的腿,秦莹莹顿时一下冷颤。

     秦莹莹可怜地看着他说:“师傅,好疼,轻点好不好?”这师傅点一下就得疼个半天。

     想想前天师傅点了秦莹莹的穴,令秦莹莹早饭,午饭都没有吃,一直在那蹲马步,虽说不累,但肚子都快饿死了。

     师傅还在那云淡风轻地说:“没事,你有内力。”

     转回正文:白圣野说:“下盘打稳!”

     秦莹莹立马认真起来。

     许久后,秦莹莹问:“师傅,今天除了蹲马步还要干什么?”

     白圣野闭目,站在阳光下,周身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淡淡的金色,使他原本英俊的面容显得有几分柔和。

     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连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树影。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这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秦莹莹发呆地看着师傅:好帅!

     白圣野如水般的眸子赫然张开,敲了一下秦莹莹的头说:“走神!”

     秦莹莹立马抱头跳起来:“师傅!好疼的,下手轻一点啊!”

     白圣野微微皱眉,秦莹莹觉得周身一阵冷风刮过,有种不好的预感。

     白圣野淡淡地说:“原本计划是蹲马步5个时辰,轻功练习2个时辰,药物识别2个时辰,现在,全部双倍,徒儿好好看看怎么分配吧!”

     秦莹莹顿时哀嚎一声:“师傅哪,虽然我有内力,可是也经不起您这么折腾啊!目下无人过来可不代表来日无人过来看啊!师傅~~~”

     白圣野衣炔飘飘,悄然离去,独留莹莹一人流泪。

     ……………………………………

     结果是,秦莹莹三天共睡3个时辰,把每天任务和这天遗留的任务完成了,黑眼圈ing!

     片段二:

     白圣野坐在屋内的红木椅上,抿了口茶水。而秦莹莹则站在一旁,背着那些中药的作用,眼睛还时不时地望向桌上的糕点。

     “白芍平肝止痛,养血调经,敛阴止汗。用于头痛眩晕,胁痛,腹痛,四肢挛痛,血虚萎黄,月经不调,自汗,盗汗……”

     白圣野点点头,清淡的声音传来:“那毒药呢?”

     “七色曼陀罗,生长在幽暗的山谷里,六十年一开花,根叶皆有毒,毒性极强,只是花香都能使人中毒,可与而不可求,凡中此毒者,毫无中毒迹象……”

     白圣野对着秦莹莹淡淡地笑了:“吃吧。”

     秦莹莹的脸顿时笑成了一支明媚的花:“谢谢师傅,就知道师傅最好了!”

     突然,秦莹莹的背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师傅的剑呢?”

     秦莹莹正准备拿糕点的手刹那间顿住,面色也冷了下来。

     秦莹莹讪讪地转过身讨好地说:“师傅,你看起来咋那么帅呢!”

     白圣野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冷意更多了:“不要岔开话题!”

     秦莹莹踱步从被子中拿出一把剑。那把剑红光紫气俱赫然,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琉璃玉匣吐莲花,错镂金环映明月。极为贵气,却又是十分的冷冽。

     但是这把剑上却是五花八门的颜色,显得十分不和谐。

     秦莹莹本想,师傅每天晚上都不在,现在他只要在就在我的身边。本想晚上悄悄地洗掉的,怎么就被发现了呢?昨天黄昏时才偷偷拿的啊,现在才清晨。

     (小轩:笨蛋,你咋不想想,佩剑对一个习武者来说有多重要你知道吗?丢失一秒都很重要的。怕是这白圣野早知道了,只不过不说而已。莹莹:啪一巴掌拍死你,还不是你写的!)

     白圣野的笑顿时冷气毕现:“今天午前必把剑给我擦干净,晚上以前把你所要使用的武器和我说好,我给你武功秘籍,自己修炼吧!至于武器,你自己找,快到时间了,保护好自己。”

     秦莹莹不解地皱皱秀眉,算了,不要再想这些了,考虑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秦莹莹叫住了正要出门的白圣野说:“师傅,那今天的训练……”

     白圣野说:“下午做,你自己看吧!”

     说完,提步走人。

     秦莹莹在风中凌乱,风化,石化,然后,灰化(石头伤心地化成灰了)……

     片段三:

     秦莹莹正在房屋上练着轻功,运用着内力在奔波着,必须集中精神,却忽然有一只白鸽落在自己的头上。

     秦莹莹边跑边在头上拨弄白鸽,试图把它赶走。连步都不敢停,师傅可就在下面听着呢。

     秦莹莹的脚下忽然碰到一块瓦片,秦莹莹差点破口大骂:“娘的!瓦片,你和我作对呢是吧?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瓦片:我冤枉啊,刚刚你一直在飞的,脚基本上没有落地,就算落地了,也只是轻轻点一下而已啊,哪有机会注意我那!)

     秦莹莹娇小(小轩:就你还“娇小”?莹莹:虽说我的心理真的挺强大的,但是这毕竟是13岁的身躯啊,不娇小难不成还庞大吗?)的身躯从空中坠下。

     白圣野看着急速下坠的身躯,脚尖轻一点地,腾越空中,将秦莹莹抱在怀里。

     秦莹莹只觉得一个温暖的怀抱将自己圈起来,秦莹莹见着是师傅,心里欢喜,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只听一会儿,风声消匿,连师傅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了,一睁眼,竟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师傅呢?他正逗那只白鸽呢!

     秦莹莹顿时大怒,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憋了憋气说:“师傅,这么‘可爱’的白鸽原来是您的啊!”可怜得没人爱

     师傅不看秦莹莹,点点头。

     秦莹莹站在那里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怒气。

     许久后,只听师傅淡淡地说:“轻功加练一个时辰。”

     秦莹莹大叫道:“师傅,徒儿走了!”

     随即小旋风般地飞了……

     (小轩:没骨气的家伙。莹莹:你来试试怎么样啊?小轩:呵呵,我闪。随即小旋风般地飞了……)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