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于心不忍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看着身后越来越远地城市,杜云笑怔怔地想。

     然而年轻妇人见她不答话,却以为是出于防备了,便向她笑笑,主动地说道:“我们这一趟是想跟着去梁京城的,去找这孩子的父亲。”

     “喏,就是这孩子。”她说着话将怀里抱着的孩童往杜云笑跟前凑了凑,那是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身子小小软软,看起来那么乖巧那么可爱,一张酣然熟睡的沉静小脸儿霎时吸引了杜云笑的注意力。

     她不由地伸手过去摸摸孩子柔软的小脸蛋,心下也跟着软和起来。

     “他……多大了?”她忍不住问。

     杜云笑肯答话了那年轻妇人显得高兴,忙笑道:“这孩子今年快满四岁了。”

     四岁……她又怔住了。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定了定神,她向这年轻妇人笑道。

     那妇人也笑。

     两个人寒暄几句也就熟络起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话,多数时候都是那年轻妇人在说,杜云笑听,毕竟这一支队伍里都是男丁,只她们两个妇人,且又是被商队顺路稍带的,从这一层面上来将关系自然是亲密一些,话聊开了说的也就多了。

     一番交谈下来,两个人互相报了姓名,那年轻妇人自称月三娘,家嘛,就住在阳城内一条偏僻的小胡同,过得是普通人家柴米油盐的生活,而她曾经有一个丈夫,四年前出去便没有回来过,只捎信说在梁京落了脚,待有空便来接他们母子去团聚,可惜一等二等几年时间转眼过去,丈夫仍是没有归来接他们母子,月三娘便狠狠心带上幼子,找了这去梁京城的商队一路,打算去千里寻夫。

     “妹妹打算去哪里呢?”聊了一阵子,月三娘又旧话重提。

     杜云笑怔了怔。

     去哪儿呢……她有些茫然了。

     “我……我不知道……”她喃喃地说,心里没来由地涌上一阵酸楚来。

     生活多年的城市就这样离开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坐在商队装满货物的马车上,前路未卜,前途漫漫……前世认识的人今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自己这一次死而复生甚至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与他们遇见……

     还有冯家对自己的欺辱和冤屈……想着那些往事,最后的惨死景象一幕幕在眼前播放……

     ……林林的白幡和锣鼓哀乐……

     “你是我冯家十里红妆娶回来的新娘,怎可休出去叫别人作践?”生命的最后,原来这就是十年同床共枕的男人对自己的全部定义。

     回想着多年以来对他的付出,这么多年的委曲求全,最后终究也不过是自己在作践自己吗?什么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终究不过是男人欺骗着女人为他去进行一场心甘情愿的自我作践罢了……曾经天真的以为这人若是一心,其他便什么都不要紧了,一切的苦难自己可以忍受,一切的委屈自己也可以咽下……可是却原来,他的心从来不是她的。

     他何曾有过心呵……

     最后的最后,那些人的谈笑和满城风雨的议论菲薄……她自以为风光幸福的一生,那些美满的幸福,最终都是一场笑话。

     她的悲惨,无人可怜,无人可见。

     如今所有的一切都被碾碎,她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可是却剩下孤身一人……但是又不能不孤独。

     那一位……暂且叫他是高人了。

     那高人要送给她的一个人便是“逃”字,而这一个字,跟她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

     而当时,也只剩下那么一种办法了。

     最简单直接省事,并且有效。

     否则,洞房花烛夜一过,再说什么便都晚了,这一生她仍是冯夫人,仍要成为冯家的少奶奶,也许后来,还是得迎来“容颜尽毁、无辜惨死”的同样结局。

     可是就算做了这决定是情非得已,如今还是难免心酸,有一丝丝的后悔——自己就那么走了……匆忙的连多看一眼这多年居住的城市都没有时间,什么都顾不上了……而这一切的根据,便是那一场似是而非的梦境……

     不,不是梦境……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知道的轨迹发展,虽然略有改变,但是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比如后院里的那大盗,比如这一个赵老四仍旧是要赶在今晚出城。

     唯一不同的,是今晚这出城的车队多了个自己。

     ……

     “妹妹……妹妹?”连连唤了几声,见面前同坐一辆车上的这显然年龄不大的姑娘,始终怔怔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月三娘不由得略微提高了些声音,终于唤的她回神,便好奇地道,“妹妹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杜云笑嘴上说着,眉间却是略带一丝迟疑。

     “……姐姐……”她出声道,有些犹豫地。

     月三娘看着她。

     她的目光却慢慢落到了那孩童身上,那一个小小的孩子酣然熟睡,看起来那么小,那么脆弱,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很懵懂,虽然他现在熟睡中闭着眼睛,但是杜云笑可以想象出,如果他张开眼睛,那一双眼里会带着怎样的好奇与天真,那是足以让任何人心软的。

     “姐姐,你们到下一个镇子,就换支商队同行吧。”忽然地,杜云笑捉住了月三娘的手,诚恳地道。

     月三娘一愣。

     “换支商队同行?”她显然有些不太明白话里的意思,面上带着茫然,因此也就未注意到杜云笑话里的“你们”显然将自己排除在外,做了其他打算。

     “这是为什么?”月三娘皱着眉问。

     要说这支商队呆的好好的,而且才开始出行连二十里地都没有走出,钱却是全数付过了,突然的换支商队同行,岂不是又要付一次路费么?再说,离开了阳城地界,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若是遇见那些不本分的,岂不糟糕?

     月三娘不明白这看着好好的姑娘怎么突然这样说,可不是跟胡话似的的么?这人看着也不像在发烧呀!

     一时间,她望着面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姑娘,眼睛里都是奇怪地打量。

     “姐姐……”杜云笑却仍是抓紧了她的手,眼睛看着她,“既然相遇,也是有缘……您如果信得过妹妹,就听妹妹一句,等这商队里阳城再远一些,咱到附近有村镇的地方就不与这商队同行了……另寻一支去向梁京城的商队,你们跟他们去吧……请姐姐相信,妹妹这也是想为姐姐好……”

     一番言语,杜云笑言辞真挚目光诚恳,让月三娘面上显出为难来。

     “这……怎么说呢……”她叹了口气。

     “不瞒妹妹说,”犹豫一时,她慢慢地道,“其实这一趟的路费,已经将我这些年攒下的钱都用的七七八八,余下都是我和童儿这几日路上的饭钱了……”

     “姐姐不是不想和妹妹继续同行,是确实拿不出这一份钱来……”

     月三娘越说越显出为难,后面不再继续说下去了,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杜云笑沉默下来。

     捏紧了衣兜,那里是还有一些银票,也有碎银两,但自己终归还是要用的,毕竟从此以后就孤身一人了,得有钱傍身……

     可是……

     她的视线再次落在那孩子脸上,这孩子叫童儿,月三娘是他的母亲,现在她也仅仅知道这一点罢了,但是……不知为什么,一看这孩子的脸,她心里就都是不忍心。

     到底还是个孩子……连四岁都未满……

     “姐姐……”再次抓住月三娘的手,杜云笑狠狠心塞一张银票在她手里,“你要是不嫌弃,就拿着……带着孩子换支商队同路……”

     那是她身上数额最大的一张银票,足够支付到梁京城的结商同行费用,剩余下来也够路上开销。

     这一下子却令得月三娘愣住了。

     她想推辞,但看着姑娘的表情却是不容拒绝,她的神色坚定而刚毅,似乎是认定了无论如何她与她的孩子都应该换支商队结伴而行……现在连路费她都要出,而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是要麻烦一些,耽误个三五日的时间去找别的上梁京城去的商队……

     犹豫再三,她到底没有推让,默默收了银票,心里虽然疑惑地很,却不多问了。

     月上中天,商队停下歇息,月三娘便去和赵老四说了,等到下一个城镇她们就要离开队伍,对此赵老四没有多少异议,只闷着头嗯了一声,便继续去检查马车上捆绑货物的绳索是否结实牢靠。

     天不亮,商队再次启程。

     夜半休息清晨赶路,赵老四的商队一向是如此的,节约了睡觉与吃饭的大部分时间,以便提前到达目的地,休整一番,再继续这样的行军,为的也就是赚个糊口的钱,让家里人生活的好一些罢了。

     坐在最首的马车上,赵老四一边赶着马,一边思索着,这一趟下来能得多少银钱,得分给伙计多少,而自己最后又能赚到多少。

     这赚到的钱,有多少是要给家里人添些东西的,还有多少是要存起来做其他用处。

     后面又想,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自己还有大约多长时间就可以退休,买几亩薄田,养上鸡鸭,和家人长久地相处,共享天伦之乐……

     他心情很愉快地打算着,却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将是最后一次行商替人送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