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十年恨长
    十里红妆十里长,没钱莫娶杜家娘;

     十年恩爱十年恨,红粉骷髅枉断肠!

     十年前她出嫁那天,轿夫们抬着花轿把半个阳城绕了一遍,浩浩荡荡的队伍仿若长龙,十里红妆喜气洋洋,不知道叫多少女儿家妒恨断肠。

     彼时她偷偷掀开轿帘,如画的眉眼,顾盼生辉,只一瞬间,引来无数惊叹。

     叹她的美貌,叹她的风光,叹那连绵十里的聘礼嫁妆。

     可是谁又能想到,十年后,同样的绵延队伍,白幡林林,锣鼓哀乐葬送她一缕怨魂。

     人那样多,围在路两旁,踮着脚看她的笑话,唏嘘感叹,一边说着她生前是怎样的张狂任性,一边笑言,可惜了一个如花似玉的人儿,死的可真真凄惨。

     她飘飘悠悠跟在送葬队伍后,一路垂首,听路人议论菲薄:

     “哎,听说冯家的少奶奶可是阳城第一美人呢,长得什么样啊,你们见过没?”一个垮着篮子的妇人扯了扯同行妇人的衣裳,低声问道。

     那正瞧热闹瞧的津津有味的妇人闻言,转了头来,嘻嘻哈哈地笑:“见过见过,长得那个好看哟,跟画里的人儿似得。”

     顿了顿,又笑,压低了声音道:“傻也是真傻,居然因为丈夫要纳妾就寻了短见。”

     旁边的另一妇人立刻接过话头:“可不是傻么,也不想想那冯家多大的产业,那样的人家就算纳得十个八个妾侍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就这也值得吊脖子?再说,甭管納多少妾侍她也是冯家的大少奶奶,冯家还能短她吃喝不成?”

     ……

     她一字一句听在心里,猛地攥紧了拳头,抬起头恨恨地盯着绵延的送葬队伍,眼里几乎瞪出血来!

     自尽?他们竟然都以为她是悬梁自尽的!

     可是天知道,天知道她是不肯死的呀!

     是冯家,冯家着下人送来了三尺白绫,逼着她上吊,逼着她去死!她不肯,无论如何也不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她疯了一般大闹,歇斯底里地哀嚎,喊着要见她的冯郎,她相守相爱了十年的夫君,求他救她,求他怜惜她。

     他们有十年的情分,她坚信他不会叫她死的。

     下人被吵得没了法子又实在降不住她,只好请了少爷来见她。

     “我来了,我在外面陪着你……你,别闹了,乖乖去了罢。”隔着一扇窗,他的声音温柔绝情。

     她瞪大了眼睛,目眦尽裂:“不,我不信!你不是他,你不可能是他……你一定是学了他的声音来骗我,他不会这样待我。”

     他们恩爱了十年,这十年,莫非是假的么?

     那扇窗终于开了,窗后的俊秀男子眉轻皱,眼底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嫌弃:“笑笑,你向来是温柔的,这会儿怎么疯成这个样子?莫非是脸毁了,连讨人欢喜都不会了么?”

     他只站在窗外,连屋子都不肯进。

     是啊,是不肯的。

     屋子里没有温言细语,恭顺讨喜的美娇娘,只有一个容颜尽毁,形若夜叉的弃妇。她整张脸上都是未痊愈的烧伤,连头皮都烧秃了好几块,一头青丝只剩几寸长,高矮起伏,乱糟糟地支楞在头上,尚带着难闻的焦臭味儿。

     她风光了一辈子,任性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狼狈丑陋。

     即便嫁入冯家后,面对婆婆的每日责难,她依然能够用最骄傲的姿态完美应对,哪怕忍气吞声,也要忍得大大方方,忍得风风光光,不叫夫君为难,也给外人一个孝顺明理好媳妇的印象。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他也是肯容忍的。两人独处时,她不管怎么任性妄为,他都由着她,宠着她,只恨不能摘天上的星给她。

     她以为这就是爱了。终此一生,这个男人都能给她心里的无限风光。

     可现在,这是怎么了?他怎么能这样?

     她的性子从来没有变过,不过因为一张脸,他就厌恶了。

     呵,从前她为一盆玉兰花使性子,对他大喊大叫,又踢又打,他还搂了她在怀里,夸她娇蛮可爱,讨人喜欢。

     只怕讨喜的,从来都只是这张脸吧?

     她瞪大了眼睛看他,他也是好看的,眉眼俊秀,面庞如玉。不知那日,若不冲进火海救他,让他这张脸毁个彻底,他可会因此厌弃他自己。

     可是……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就当用这张脸还了当年他许她的十里红妆的风光,还了这十年间近乎容忍的宠爱。

     她叹了口气,不再看他。

     “休了我吧。”让烟火呛伤的嗓子嘶哑低闷。

     “休?”他愣了愣,忽而挑眉轻笑,“你想的倒好。当年我十里红妆迎娶来的阳城第一美人,难道要休出去给别人作践?我可不想被人说,冯家家大业大,却人人都是冷薄心肠,夫人毁了容貌,就连白白奉养也不肯了,竟直接撵出府去。”

     一番言语,叫她如遭雷击,连话也说不出了。

     可恨她嫁入冯家十年,竟在那日才发现,自己的夫君确实不冷薄,不过心狠手黑,竟是如狼子一般的歹毒了……十年朝夕相处的恩爱,一瞬间葬送干净。

     两个心腹下人当着他的面把白绫缠上她的脖子,无论她如何拼力挣扎着不肯就死都没有半分心软,只狠狠勒紧了不撒手。

     事后却还要摆着排场为她送葬,在这偌大的阳城里演上那么一出戏,赚够好人家的名声,将所有的错与脏污都泼洒到她身上……还编出一个那样可笑的理由,呵……死的人是她,黄泉人间两相隔,她百口莫辩啊!

     凄凉的锣鼓哀乐终于停了。

     送葬队伍也停了。

     天地间一片清寂肃穆。

     冯修玉就在这清寂肃穆中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哭,一声声地不休不止,哀恸之极,直叫听者伤心,闻着动情。

     周遭不知情的人免不了又唏嘘感叹,叹冯家公子长情。

     杜云笑呆呆地看着,听他一声声的哭喊传入耳中,刀刺一样剜心割肉的……

     “你,你……”一缕银牙咬碎,她竟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浑身筛糠似的颤抖了片刻,突然地大叫一声发疯般扑上去踢他打他,心里恨不能立刻撕烂这男人虚伪做作的嘴脸,手脚却一次次穿过他的身体,落在没有实质的空气上。

     她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为什么她已经死了还要受这般冤枉?忽然停止了踢打,听着那让人作呕的哭声她腾地抬头望天。

     一双眼睛瞪圆,瞪着灰蒙蒙的苍天:天啊,你开开眼!

     天啊,你为什么不开眼?

     这一切难道是自己的错么?自己由始至终都是无辜,是这一家人,如此狠毒的欺凌,夺她性命,毁她声名,将一切都掠夺干净了还不够,如今连她的一具死尸都要利用!这一切仗着什么?不过仗着她全心全意的信任,一心一意的毫无防备!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一缕幽魂呆呆地仰头望天,呆了许久,愣了许久,忽然就跪下了:

     不不不,天啊天,不是他们的错,是我错了,是我自己应下了这大恶的姻缘,是我自己选择要去信他们,要去信那些甜言蜜语,这么多年来也偏看不清那些口蜜腹剑……是我自己窝囊,狠不下心去怀疑,狠不下心抛下那些虚伪做作的人间温情!

     我认了,我认了……

     我识人不清,认人不明,我把自己推进火坑,我负了自己的一生!

     可是,我不甘心!

     他们这样待我,我不甘心……只求求你……求你容我这一回,求你帮我这一回……让我了结这场怨怒,咽下这口恶气,那么这一世过后,无论什么代价我都肯付——哪怕过后要我魂消神散,永世不能入轮回也绝无二话,只求你今天给我这报仇的机会……

     亡魂大喊着,心头呜咽,哀恸的哭号早已经是泣不成声。

     无人看见随着这一声声的哭号,不大一会儿,本来灰蒙蒙的天空便越发暗淡,乌云渐渐聚拢成形,遮天蔽日,少顷,豆大的雨点儿噼里啪啦打在干地上,刚溅起地一簇簇土尘未来得及停留片刻,就被随后接二连三落下的雨珠子打落回去。

     转瞬之间,大雨倾盆。

     那叫做冯修玉的男子仍在哭,扑在棺材上哭得撕心裂肺,任由雨水泥水湿了一身也不肯起身,多少痴心情长都化作泪,和雨水泥水汩汩顺流而去。

     一地大雨溅起水雾水泡,湿了他的衣服,头发……

     远远地天边滚滚乌云夹带闪电,朝着这边一路涌来,转瞬间到了眼前,头顶咔嚓就是一道炸雷,不偏不倚竟长了眼似的直直打在棺材上,一瞬间棺木焦黑冒烟,同时趴在棺材上的男子顷刻碎为飞灰散落雨里……

     周围陡然间静了下来,雨落地无声无息,站在雨里的送葬人群都被定住了般一动不动……

     咔嚓!

     又一道炸雷直直落下来,那对这一切无所知觉,只知道疯狂冲天地叩头哀求的亡魂陡然惊神,愣愣地抬眼四下环顾,只见完好如初的棺木上一个人凭空里聚出形状,先是跪趴在棺材上一动不动,然后站了起来急速后退。

     在她诧异的时候,这支庞大的送葬队伍里几个抬重的汉子表情木然然,如刚才放下棺材时一样,不约而同地再次将棺材架起,顺着来时路飞速倒退回去。

     大雨回流,一滴滴缩回天空。

     一缕亡魂正因眼前异象震惊无比的时刻,咔嚓又一道炸雷滚落,她顿时只觉得天灵盖似被人狠狠敲了一锤子,沉闷地钝痛即刻击散了形神,意识便再也无法维持……

     最后响在耳畔的,只是一句话:

     我为你改了这早死的命格,你替我找到一位能乱了金龙天下的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