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明明是你先....
    徐大雷瞄了一眼,敌法和PA的装备,PA勉强的做出了一双相位鞋,敌法还穿着草鞋,在秒一眼对方上路的大哥剑圣,已经坚韧球了,徐大雷突然有一种仰望天空45度角,不让眼泪流下来。

     来到中路,一招忠诚考研直接把夜宴方的战车给忽悠给过来了,野怪大巨魔高呼为了圣光直接倒地而亡。

     “这局稳了,我已经血祭了大巨魔,还让夜宴的战车加入了我们圣光教会,对面就一个火女,拿什么和我们打。强杀吧,我有大。”

     “右方玩家已被击杀。”幻影长矛手再次扑街。

     窒息之刃,魅影追击,闪烁,法力损毁,榴霰弹,平A平A......

     “敌方玩家已被击杀。”

     “敌方中塔已被击破。”

     徐大雷再一次收到了防御塔钱,做出了一个暗灭。

     无惊无险的退掉了对面的中塔,连一张支援的TP都没有,大概是因为对面认为太顺了,来中路打生打死,不如多杀几个小兵实惠。爆顺的混线期让对面所有的人,都有些膨胀,可是他们忘记了,这是5个人的游戏,这是一个推塔游戏。

     “陈,你胡乱出装备干嘛!出梅肯啊,你都有秘法了,出个梅肯好转大梅肯啊,你裸一个暗灭是什么意思啊?”

     “妈的,都是坑货,瞎选英雄,瞎出装备,打完举报他。”

     “煞笔陈,还圣光教会,你中二我就不说你了,没想到你还是煞笔,不能忍啊,煞笔我不能忍啊。”

     “老子打钱去了”

     徐大雷没有在意这些队友的吐槽,很多东西是瞬息万变的,而且我是徐大雷,我不需要你们来拯救世界,我自己就可以,继续拉着千军万马向上路奔去。

     敌法没做任何停留直接TP到下路收钱去了。

     上路的战车还在,对面的战车毕竟不是圣斗士,面对徐大雷的忠诚考研,依旧是拱手而翔,两辆战车在手,徐大雷有一种战车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矮人火枪手尽量出一个支配,我们速推。”

     剑圣看见面对来势汹汹,直接语音到:“你们守一下,我去收中路线,我快狂战了。”

     两张TP直接在上一塔亮起,但是有一张TP的光芒很正直,徐大雷派出人马直接扛着塔,同时己方小兵进入了对面防御塔的攻击范围,等着TP结束的那一秒,人马控制住一个TP下来的,好击杀。

     复仇之魂一眼就明白了徐大雷的心思,直接使出魔法箭将人马晕住,就是现在,徐大雷扯着麦大喊:“直接杀他们三个,复仇之魂没控了,我的小弟抗塔,剑圣和莉娜不在,四打三,拿什么输!”

     灵魂之矛,神行百变,榴霰弹,窒息之刃,魅影追击。

     加上几人的普通攻击,加上徐大雷出了暗灭,一波输出直接爆炸,先TP到的冰魂和复仇之魂直接被击杀,刚TP到塔下的沉默术士,发现自己的队友早已阵亡,有一种站在塔下不知所措的感觉,直接按下了大招.......然而并没卵用。

     “敌方玩家已被击杀。”

     “敌方玩家已被击杀。”

     “右方玩家已被击杀。”

     “敌方玩家已被击杀。”

     “陈已主宰必杀。”

     “敌方上路一塔已被击破。”

     “都TP中路啊,剑圣在推我们中塔。陈大佬出一个梅肯啊,没有梅肯我心里不踏实。”

     “我心里有数,继续推中,对面死三个,推中二塔。”

     随着徐大雷的言语,幻影长矛手和矮人火枪手直接中断的TP,不出所料,对方果断的放弃了上路二塔。

     暗灭的减甲可不是说说而已,敌方中路二塔很快被击破。

     对面新刷的小兵里面又有一辆战车,徐大雷故技重施,又是一辆战车。

     在直播间里,徐大雷的打法,和多操的技术把所有的观众老爷看的是一愣一愣的,虽然看不懂什么,但是有一种这个打法好屌,好厉害,好艺术,弹幕很是爆炸。

     “大艺术家,昂纳多.达芬.奇.大雷.徐。”

     “我看见了什么,伟大的文艺复兴再次到来。”

     “啊呸,这明明是战车流啊,坦克集群。”

     “我为什么好想放坦克兵进行曲啊,我的手不听使唤了,大雷你好屌,你是第三个让我的手不听使唤的男人,我服。”

     “哎呦,好屌,那么第一个是谁呢?大兄弟大声说出你的故事!!!”

     “马运,G胖......”

     鱼丸火箭飞机纷纷刷屏。

     “大家状态都不差,沉默大还没好,我们上高吧,我们车多,还有矮子,好上高。”

     敌法终于知道外面的世界充满了险恶。还是跟着大佬陈有肉吃,狂战斧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一路疾跑终于在开战前,赶了上来,等级低就是好,活的快!

     对面5人齐聚高地,终于反应过来,这个陈再玩套路,不小心中计了。看着战车一发发炮弹,和矮子不断的点着塔,战车有着百分之八十的魔免,火女根本清不了,其他几人又没有清兵技能,沉默术士几人心中满是无奈,心如刀割,不是夜宴不努力,实在是天辉太狡猾。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得和他们打,不然他们就把高地给破了。”

     与此同时徐大雷也交代着怎么打:“现在是小兵在抗塔,没小兵了我派野怪抗塔,注意一下防御塔的仇恨,幻影长矛手,PA,敌法,你们切后排,谁好杀就杀谁,上吧。”

     局势并没有因为对面5人的齐聚而发生改变,PA直接欧皇附体三连爆,瞬间爆死远古冰魂,敌法中路一发魔法箭,随即被火女的大招和在复仇之魂的帮助之下带走,敌法师死前深深的看了一眼pa,明明是你先.....B上去的.....为什么是我....

     同时矮子的狙击配合着猴子杀掉了沉默术士,剑圣也打着切掉徐大雷和矮人火枪手的心思,奈何没有切入装,刚开始是被矮人火枪手和陈的赎罪粘着走不动路,只得放出剑刃风暴,终于走到陈的面前,已经被有暗灭的徐大雷点了一个半死。

     “无敌斩!!!”

     可惜一级的无敌斩只有三刀,还有两刀斩在了战车上,无敌斩后剑圣直接把太刀丢在地上,倒地而亡,我要这狂战斧有何用.....

     对面高地的两人已被PA,猴子还有大萨特合力击杀,看着PA的血量很不好,徐大雷只得放出圣神之手,将PA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夜宴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