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蔷薇与晚餐
    马修这突如其来的邀约其实挺让人摸不着头脑。

     艾丽莎只能靠她不太丰富的经验判断,这个叫马修的大概也许可能对她有那么点兴趣?

     马修虽然不像提尔那样名号全民皆知,但在帝都城内也算是小有声望。俱乐部多嘴的八卦者曾在私下说过,公爵家的马修少爷是帝国最高议会的十二议员,主司魔法事务,同时也是提尔大人的得力心腹与好友。

     艾丽莎对与提尔沾亲带故的人都提不起恶感。

     然而她对马修虽然心怀感谢,但此刻却没什么心思再来应付他这样的人——契约已解,债务已清,她现在只想安安生生早点找到可以解决生计的下家。

     因此艾丽莎看向金发的马修,微笑着感谢示意,又礼貌地拒绝了他的邀请。

     马修还是一派温和地笑着,好像此时邀约被驳回失了面子这件事与他毫无关系。他不甚在意地接受了艾丽莎的回应,不久后便随同一起前来的官员与卫兵离开了逐渐变得清冷的俱乐部建筑。

     太阳西沉,霞云烧满了天幕,维金大街正变得热闹起来,而“醉生梦死俱乐部”却在被清查后人去楼空。

     人群散去,艾丽莎也换回衣服重新往回走去。她必须为自己今后的生活重新作打算。

     她抚了抚脖子上的一根皮绳项坠,好使自己感到安心。

     那晚提尔亲自给她的蓝色宝石戒她一直好好地保存着。

     指环是男式的,尺寸很大,套进她的手指也是空落落的,因此她找来一个简陋的皮绳挂链,将指环当作吊坠穿了起来挂在了胸口。

     提尔让她好好保管。她想要好好保管。

     所以她把这枚指环放在了离自己心口最近的位置上,让它每时每刻都浸透在心跳中,与心脏形影不离。

     艾丽莎定下心继续行走。刚路过一株挂满黄金花叶的槲寄生,她正要想走向青红暮色下的公共马车车站,半途又被人截住了。

     一架简洁华美的马车出现在她眼前。

     身着白衣的金发马修从车上走下,再一次对艾丽莎提出邀请:

     “叶琳娜小姐,很抱歉再次打扰了你的休息时间……如此美好的夜晚,还是想邀请你同在下一起共进晚餐。”

     艾丽莎也没想到马修这人居然还会再缠上来,愣了一瞬才放缓表情柔和地摆手示意拒绝。

     只是马修却在她对面完全没有被动摇,依旧是那副无害的笑容:“关于你嗓音的问题,我想你很想知道能使它恢复的方法吧?”

     “其实我对你这样的情况略微知晓一二,我的建议也许能对你有所帮助。所以——”他不平不淡地说,温润的话语中隐隐透着自信。

     艾丽莎听闻,有些惊异地睁大了眼眶。

     叶琳娜这具身体是什么情况,她的嗓子出了怎样的问题,这些天她自己早已摸得一清二楚。

     作为一名炼金家族出身的人,艾丽莎只通过简单的日常饮水进食便能得知,她的嗓子变哑的原因,并不是生理性的病变,也不是因为强大的魔法咒语的束缚,而是由于服用某种药剂才变得嘶哑难言。

     说得更严重点,她的嗓子有可能是被人毒哑的。

     然而,即使知道她的嗓子是因为药剂的原因而变哑,艾丽莎依然束手无策。

     药剂的混合配方千千万,复杂之者更是无数。她只知道配方中的一剂成分稀有难以获取。只不过即使知道配方,所有材料齐全,她也没有能力进行炼成。

     叶琳娜一定得罪过不得了的冤家,以至于招致了歌喉被毒哑的结局。

     只是就算如此,艾丽莎还是期待着有朝一日身体的声音能够重新焕发出生机。没有声音、不能说话的日子有多么不便,她深深了解。

     马修依旧诚意满满地在等待艾丽莎的回复。

     思及自己的渴痛的咽喉,艾丽莎最后还是跟着他上了他那辆闪耀又优美的豪车。

     马车上空间宽敞。艾丽莎与马修面对面坐着。仔细观察马修她才发现,马修的相貌其实非常漂亮。清雅中带着点秀气,又不似寻常姑娘家那样阴柔,气质是内敛温润的。这样的气场,不由得让艾丽莎稍稍放下了一些谨慎与戒心。

     马车一路载着他们去到了位于城中心的一家高级餐厅。餐厅位置建得奇特,在一条繁华步行街的尽头,植有一株法力蔷薇的红墙中。蔷薇旁巍然挺立着两个高大的巨魔保安,出示会员徽章后才让人打开蔷薇上的魔法屏障,穿墙入店。

     进入店内大厅,内里果然煌煌富丽,其高贵奢侈的程度比之前在俱乐部见到的有过之而不及,甚至比俱乐部中的金银堆砌还多了几分贵气。

     马修显然也是这里的常客,守在大厅门口的侍应生熟稔地向他打着招呼,他笑然应声。

     只不过在穿过广阔的大堂走入门厅后的喷泉花园时,马修却停住了脚步,悠然地带着艾丽莎看了会花园里的花木。

     艾丽莎心里惦记着关于嗓音的事情,又拘束于这前所未见的餐厅,心思飘得有些乱。

     她见马修忽然停步观花,一时有点莫名其妙,不由向他望去。

     马修只微笑着捻起一朵暗粉蔷薇,递给艾丽莎。

     昏蓝的光线照在法力强行催开的花朵上,妖妖异异的。艾丽莎被这还在缓缓绽放的美丽花朵吸引了注意。

     只是在艾丽莎不注意的地方,马修却一瞬不瞬地盯着花园宽广的大门口,像是在等人。

     直到看到一个银发的高大身影也朝向这间餐厅走来,马修才眉毛微挑,嘴角弯起和煦的笑,接着施施然带艾丽莎向花园后的正厅处走去。

     艾丽莎从蔷薇上抬起眼再一次朝马修看去。他此时的表情很正常,很平静,可是就是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微妙之感。

     艾丽莎不明所以,只是直觉地转头也向花园门口看去。她感到身后有个存在感极强烈的人,让马修露出了那种微妙表情,也让她感到有些不安。

     然而她却看到花园门口空空荡荡,并无任何异常。她缓缓眨了眨眼,然后才继续转过身随同马修在餐厅内角一个幽静的位置落座。

     餐厅内的环境比她在大堂花园时所感受到的更加让人难以放松。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高档过了头,反而让她更加不自在。她看了眼菜单,便将绒皮菜单推给了马修——

     那些价格的菜目她不好意思点,也点不下手。在这里吃一顿饭,少说也要差不多一百银币吧?平常的晚饭都是几铜币就能解决的。

     马修没在点菜上为难艾丽莎。他自在地点完菜,又在上菜后耐心地和不太灵巧的艾丽莎一同进食。

     平心而论,马修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他总是不见生气,笑得让人如沐春风,谈话的声音也平稳如暖和的泉水;他会细心地注意艾丽莎的一举一动,用心关照到她的感受;他也会大方优雅地教她品尝各种奇形怪状的菜式;他甚至是风趣的,会讲解一些关于菜品的内涵与轶闻。然而——

     他似乎很在意艾丽莎对提尔的看法,时不时便会与她提起关于提尔的话题。

     “你似乎很得提尔大人的欢心。”

     “你也是对着提尔大人做这种表情动作的么?”

     “那天晚上你和提尔出去发生什么好事了?”

     ……如此种种,越听越有些刺耳。

     艾丽莎也越来越感到有些煎熬。

     她只想早点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可怜嗓子到底还有没有救了?!

     就在她有些烦恼地想要思考该如何将话题引到解救嗓子的问题上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骤然从前方传来。

     那巨声响彻整个厅堂,同时也震得整个建筑物颤动了几下。

     一长串金银瓷器碎响的杂乱脆声过后,巨响声过后的风波才慢慢平息。

     艾丽莎从她的座位直直看过去,就见到提尔一袭深色正装坐在前方的席间主座,面容冷峻,身姿如柏。

     他身前的餐桌此时已化为一地齑粉,旁边站着个浑身冒着浓稠黑雾背后却长出庞大骨翼的人类男性,手里提着巨剑。

     “提尔,你这个可耻的窃国者!!”男人被暂时地用法术压制住了,只能哑声嘶叫。

     提尔从座位上站起,看向他,依然从容不迫地持着高脚酒杯。他晃晃酒杯:“哦?”

     男人艰难地凝聚黑雾举剑欲刺,眼里泣出血泪:“公权私用谋权独政、谋杀皇帝陛下亲生血脉、培养出无数如我一般的怪物——”

     提尔垂眸看了眼摇晃的酒液,接着抬眼又看向那个男人,忽而毫无温度地笑了出来:“嗯,对。然后?”

     提尔身边所有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但是艾丽莎却对那男人背上怪异的骨翅惊了一惊,再听他们的对话,心中也一紧再紧。

     ——那些都是真的,还是只是那怪人的疯言疯语……?

     她不由自主地抓上了胸前挂着的宝石指环吊坠。

     以前虽然有听过关于提尔的一些传闻,但她宁愿将他想象得美好。对她而言,提尔是一个在冷漠面庞下也会流露出一丝慈悲温情的人。

     她实在不想将他与谋权谋杀一类的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

     在前方混乱的声响中,马修平稳暖和的声音低低传来:

     “别害怕,提尔大人一直都是这样。但他是个懂得做交易的人,”他慢悠悠说,

     “上一次为了得到克莱伯家的炼金手卷,还当众将逝去的艾丽莎小姐认作未婚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