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未婚妻
    艾丽莎昏昏沉沉,黑夜的风携着寒气,穿透皮肤直直侵入到骨髓深处。周身似被高空的风云拍击,全身血液冰冻凝结了起来。

     生命流逝的感觉一如之前她死亡时一样,又冷又疼痛,孤独且无能为力。

     然而她的左手却被人紧紧握住了。

     不算温暖的一双手,但坚实又充满力量,直接拉起她不断从高空下坠的身体,将她带入一个无风且安宁的世界。

     握住她的手上戴了许多指环,冰冰凉凉磕在她的手指骨节上,有些不舒服,但圈住手掌的紧致感让她莫名觉得安心。

     她如同抓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本能地紧紧回握住那只手。

     罡风止了,刺入骨脊的冰寒消散了,身躯好像被放到了一个摇晃着的平面,脸颊好像触碰到了衣衫的细腻布料,腰肢好像也被圈起来了。

     眼皮沉重得张也张不开,意识就要进入休眠。艾丽莎勉勉强强将眼睛撑开一条缝,入目是铺天盖地的银辉,冰冷的,温柔的,夜空中散下的月华中,有一个样貌模糊的人。

     接着她的意识便沉入了黑暗。

     ……

     而在迷雾之塔上,典狱长和卫兵们则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提尔大人唤出坐骑,就那么骑着铜龙从高塔上飞了下去,没多久又将刚刚从塔上掉下去的女人捞了上来。

     他的衣服前襟沾上了些许血迹,但依旧满脸平静无波,从容淡定的样子好像只是去散了个步。他将怀中的柔软身躯放到天马马车之上,然后才不紧不慢走回夜幕下的监狱。

     ……

     艾丽莎再次醒来的时候,最先看到的依旧是日光下老旧泛黄的天花板。她还是回到了叶琳娜那个四壁萧然的住所。

     身躯和灵魂好似在虚空中游荡了一圈,最后跌跌撞撞地回归了本位。

     自己竟然还活着。

     意识到这一点,艾丽莎也说不出是喜悦还是茫然。

     她的命可真硬啊。

     她只能在心里发出这样似嘲似讽的感叹。

     耳边还残留着风刃的呼啸,黑灰的云卷像看不到边际的深渊。即使在那样漆黑寒冷的地方走过一遭,她也竟然还好好地活着。

     浑身上下像被千军万马碾压过般地乏力酸痛,然而检查伤口却发现身体四肢的皮肤都完好无损,哪里还有伤口的踪迹。身上穿着的衣裙不知何时被人换上了一套新的,质地柔软走线精致,一看就不像是叶琳娜会拥有的服装;而她出门时穿着的那一条被恶犬咬碎的长裙,则同样不知所踪。

     想起混乱昏沉中依稀看到的那一抹银辉,艾丽莎不由地呆愣起来。左手上还保留着被人握住的鲜明触感,那样用力地被一只修长的手握住过,然而此时左手上却失去了那股寒凉安心的力量,空落落的。

     她舒展开麻木的手指,摊开掌心,却有一个物件从掌中滑落下来。垂眸看去,只见一只玲珑闪亮的戒指跌落在被子上。

     艾丽莎微微张开干涩的双唇,将这枚戒指拿起。

     银制的指环,上缀一粒宝石,带着人的温暖体温,不知道被她捏在掌心捂了多久。

     放在阳光下细看,可以看清指环圆圈上繁复雅致的细小纹路;顶端嵌缀着的那粒水滴状宝石,是漂亮的金蓝色,初初一看是剔透晶亮的一块海蓝,放到光下一照,便能看到在宝石中游荡的美丽金线。

     艾丽莎对珠宝知之甚少,只是凭直觉感到,手中的戒指价值不菲。

     胸腔中的心脏跳动起来,心跳声越来越剧烈,让她感到有些心悸。

     惊心动魄又伤痕累累的逃狱夜晚虚无缥缈得就像一个梦。而会在最后关头施舍给她一条生路的人,她心中只有一个隐隐约约的猜想。这枚指环……

     然而还没等艾丽莎细想,刚复生那天见到的安妮又来找她了。她把戒指放好,换了衣服起身开门。

     艾丽莎目前所住的地方是下城区一幢三层的公共楼房,楼里将近二十间房间住满了在剧院附近打零工的人类。

     这么多人里却只有安妮一个人来关心她,叶琳娜的人缘实在差到一定地步。

     安妮还是一如既往的多话。她先是对葬礼当日艾丽莎走失的情形大惊小怪了一番,她说:“好多人都说有个长得像你的人在仪式上闯祸被卫兵带走了!结果今天早上我就在门口看到你安安稳稳倚在大门口睡觉呢!人进人出的,还好我把你拖回房间。发生什么事了?!”

     艾丽莎笑着摇头表示没事。

     安妮见此,脸上放松下来,随即又开始继续大惊小怪道:

     “那昨天提尔大人在葬礼上的演讲你也听到了吧?!居然说艾丽莎小姐是他未公开的未婚妻!而且还证明了她与黑暗的魔女使徒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我的天啊!居然是未婚妻这样的关系?!”

     ………………???!!!

     艾丽莎头脑中一下子炸开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未、婚、妻?!

     她不记得她生前有认识提尔大人,更逞论婚约者这样的亲密关系。

     她先前对提尔仅有的认知来自于周围口口相传的光伟事迹,以及八卦小报上胡编乱造的零星流言蜚语;而提尔,恐怕也是不知道她这个籍籍无名之辈的。

     他们之间是不相识的。至少在她死亡前是这样。

     所以在她死后的那一个半月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自她出生起,大预言师便预言她此生不详,与魔女为伍;在她成长时,所有亲人都与她疏远;直至死亡,她都是落寞孤单的独自一人。为了家族利益与面子,她的葬礼也许会得到大办,但又是怎么和提尔拐弯抹角地扯上关系的呢?

     艾丽莎想不明白。

     她听着安妮在她耳边咋咋呼呼,惊愕又木然地点着脑袋随意应和。

     安妮抒发完一长串关于提尔的牢骚,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还有啊叶琳娜,”她打量了下艾丽莎的神色,“剧院那边你都旷工好几天了,老板好像不高兴得很。今天最后一天,你再不去跟老板解释清楚,恐怕连这个月的薪水都没得拿了!”

     “薪水”这个词直接把艾丽莎拉回了现实。

     往事不可再追,她目前所面临的现实问题更加紧要。现在她仅剩的三枚银币也被偷光了,如果再不去工作,可能在重新规划未来生活之前,她首先就被饿死了。

     她还想好好活下去。

     所以即使她口不能言也不通舞蹈,她也必须去叶琳娜所在的剧院,向老板好好解释清楚。

     在安妮离开后,艾丽莎稍作收拾,便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朝帝国歌剧院过去。她身无分文,搭乘不起公共马车,只能步行而去,所幸剧院离开住所不算太远,大半刻钟就能走到。

     道路两旁的建筑陈旧破落,石砖常年无人修葺落满青苔,往来路人的种族鱼龙混杂,带着下城区特有的贫穷味道。

     艾丽莎揣着满腹心事行走到半路,刚拐过一条小巷,眼前的路便被两个魁梧的巨魔壮汉堵住了。

     巨魔生得比寻常人类高出大半截,筋肉虬曲,而艾丽莎面前的两个巨魔身上却还一本正经地穿着紧绷的西装,大块的肌肉快要撑爆上衣。他们拦住艾丽莎的去路。

     其中一个巨魔粗着嗓子开口对她说:“叶琳娜!终于被我们堵到你了!几个月不去店里,难道想逃债?!”

     另一个巨魔随声应和:“你当初签了契约,逃也逃不掉的!认命吧,跟我们回店里,今晚就出来接客!我们也好向老板交待。”

     艾丽莎吃惊地望着眼前两堵高墙似的巨魔,呼吸急促起来,双手努力地向两个巨魔比划着:

     ——你们找错人了吧?

     巨魔之一从兜里掏出一卷羊皮纸,甩到了她脸上:“别装傻!”

     她接住羊皮纸急急展开一看,纸上赫然写着叶琳娜负债的信息,以及作为偿还,她需要在“醉生梦死俱乐部”工作服务的契约。

     条款最下方有着两方签名,签名中间联结着一道咒符刻印,魔法的莹蓝光晕流淌在刻印上——这显然是一道有真实效力的契约书。

     艾丽莎用手指去触碰蓝色的魔法刻印,刻印马上散发出明亮的红色光芒,浮现出一团咒语咬住她的指尖轻轻共振。

     种种迹象只能表明,这张契约书果然是叶琳娜本人以前所亲自签下的!

     艾丽莎脑中一团乱,想要责备叶琳娜又无可奈何。

     契约书中的“醉生梦死俱乐部”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而叶琳娜所要偿还的金额,则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多达整整八百金币!

     帝都一户普通人家全年收入才不到十五枚金币,而叶琳娜却欠了八百金币!

     她不想相信叶琳娜竟然还背负着这么一大笔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