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亡灵大道
    跟随那位名叫萨莱曼的管事登上车子后,艾丽莎很快便离开了那栋陈旧灰败的公寓楼。

     车辆疾驰,拉车的鹿蹄声不断敲击着石砖的路面,逐渐将车中所载的人拉向远方。

     车内的布置比在马修的车子简洁得多,却处处能看出讲究的痕迹。

     管事萨莱曼帮艾丽莎将装行李的皮箱放在储物间,然后端正地坐在艾丽莎斜对角,双眼认真地看着透明窗户外的道路地标。除此之外,车上还有一位随行的侍从,看起来年龄不大,做事的动作却很利落。

     没有人说话,车厢内很沉默,只有车轮鹿蹄的声响以及路过的闹市喧哗。

     艾丽莎拘谨地在宽敞的车厢内坐了会,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推开侧边的窗框,将窗户打开了一个小口。

     外面的喧闹一下子便随同冷风一道吹了进来,车厢内的空气也有了流动。

     只不过天色却不像方才那么好了。

     天变得很快,此时金色的太阳隐在厚积的云层后,街道上灰蒙蒙的。

     帝都银风城被规整地划分为十一个大城区,而提尔在城中的宅邸在清幽少人的上东区,离皇帝的宫殿和提尔平日办公的地方都不算近。

     车子确实是在一路向东行驶的,路两旁的建筑也越来越稀疏,行人越来越少。

     越往前行,建筑物的风格越发得整齐严肃起来,阔叶的冬青木残叶挂在枝头要掉不掉,阴郁的色调看久了让人有些压抑。

     艾丽莎从暗沉沉的天光中收回目光,动了动手腕深吸口气准备打破尴尬向那位管事询问一些问题。

     她转过头,轻微地挥动双臂做出手势——

     ——萨莱曼先生……

     然而动作才做到一半她便浑身僵住。

     萨莱曼先生消失不见了!

     方才还在斜对角坐得好好的人毫无征兆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浑身血液凝结了似的,她慌慌张张在车厢中四顾寻找人影——毫无所获。

     另一位随行的年轻侍从也一起消失得不见踪迹,只有车辆依旧按照既定的轨迹向前没有停歇地行驶着。

     艾丽莎的呼吸都停滞了。

     她从未见识过这样的诡异境况,本能的恐惧像毒蛇一样迅速钻入她的神经。

     ——萨莱曼先生?萨莱曼先生?!

     她一面在微微晃动的车厢中前后查看,一面忍不住张开双唇无声地嘶喊起来。

     拉车的银鹿双蹄敲击石板地面,蹄声空落落地回荡,一下一下敲击在艾丽莎的心头。

     没有人,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车厢内空荡荡的,只有装饰在车梁上的银丝流苏晃出怪异的弧度;

     向窗外探去,外面也空荡荡,行人与建筑物完全消失,只有一条看不见尽头不知通向何处的灰石道路,在雾茫茫的灰木林中不断蜿蜒向前。

     镇……镇定!

     短暂的慌乱过后,艾丽莎这么告诉自己。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没什么可以畏惧的。没什么的。

     她自我安慰道。

     她扶着车壁腿脚发虚地来到车厢前段,打开前门,那里还有两匹挣扎奔跑的银鹿,靠着主人给它们的命令与灵性在这条幽密的道路上疾驰着。

     抓着门框上的扶手,艾丽莎看一眼银色牡鹿发光的犄角,像幽暗路径上仅存的明灯。

     快跑吧,快跑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她祈求着。

     她抬头,又向道路前方看去,却看到前方隐隐约约飘来一大串人形黑影。

     黑影越来越近,携着寒冷压抑的气流飘过来了,幢幢叠叠。

     艾丽莎看清了,那些飘忽的影子一个个都把身体隐匿在漆黑的长斗篷中,硕大的兜帽遮住了他们的头脸。

     他们靠得越近,她周围的空气就越好像被全都抽干一样,稀薄沉闷,让她呼吸难续头脑逐渐空白。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看清了领头的那个黑影藏在兜帽下的面庞。

     人类男性的模糊轮廓,脸上皮肤却布满暗黑的鳞片,五官模糊不清;她的目光从他眼睛处扫过,只感觉到那是一双没有瞳孔的透明眼球,目光涣散没有聚焦。

     只这么一眼,艾丽莎从头到脚的情绪与力气全被吸走了。

     喜悦愤怒悲伤快乐全都在这一眼的瞬间烟消云散,就连恐惧也全都被抽离得一干二净。

     寒凉的气息呼啸着穿透全身,整个人的情绪变得空白起来。

     没有不高兴也没有很愉快,不害怕不紧张,身体原始地感到疲累,心脏干冷机械地跳动,精神也疲倦得思维迟钝。

     她呆滞地滑坐在前门边缘,看着自己离黑影越来越近,脑中却漫无边际地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重生前不受祝福的刻板一生在脑中走马灯似晃过,复生后莫名又被动的生活场景在眼前一一浮现。用两个字来概括这些毫无意义的人生,那只能是——无聊。

     是的,无聊。

     活着也像是去了意义,生无可恋,死无可念。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要怎样离开这个地方?全都变得没有意义。

     就这样吧。

     她倚在门上麻木地想着,眼睁睁地看着黑影们飘到她跟前将她慢慢包围,从黑袍下伸出满是鳞片的嶙峋黑爪,向她的心脏袭去。

     此时,在艾丽莎身后的车厢里却忽然响起重物倒地的闷声——

     摆放在储物格中的皮箱毫无征兆地滚落了下来,摔开的箱缝中泻出一缕明蓝的光。

     光亮越来越盛,直直地从车子前门散射出来,映照在前方昏灰的世界里,映得艾丽莎眼睛发晕。

     黑影们像是对这光亮有所畏惧,行进的步伐稍微有了停滞。

     艾丽莎迟钝的大脑也因这突然迸发出来的亮蓝光芒慢慢苏醒。

     蓝色的辉光穿透艾丽莎的皮肤,温柔有力地拍打着她的心脏。

     心灵重新有了令她熟悉的悸动,一下一下活跃在胸腔里。

     她猛然清醒过来,思维的脉络在脑海间迅速流淌。

     ——不,她还不想死!

     眼前的黑影将要行动。

     像是要冲破真空沉滞的牢笼,艾丽莎在神智恢复过来后立即冲向了她后方的车厢,从地毯上那只摔开的行李箱里找到了光源的所在——正是那枚蓝色的宝石戒指项坠,此时正发出明亮又柔和的光辉。

     她牢牢抓住项坠,温暖的力量便顺着手心延伸到了心底深处,驱使她的思绪飞速地转动。

     不想再死一次,就必须赶紧想办法出来。

     辚辚的车轮速度逐渐减缓,两匹前行的银鹿受惊般发出清亮的鹿鸣尖啸,激荡着坚固的车厢也跟着震颤。

     她感到车子已经被逼停,并且在慢慢下沉。

     而黑影们则在悄无声息地靠近,压抑沉滞的气息十分容易辨认。他们适应了戒指发出的蓝色光芒,正从前门重新进入车厢。

     艾丽莎见状立即抓住桌上两个银杯朝他们扔去,却毫无大作用,只让他们缓了缓脚步。

     这些黑影没有实体,更像是用亡灵碎片拼凑出的虚像。

     她在旧书中读到过,本应在风中消散的灵魂如果被强行留在世间,就能被炼化成这种传说中的魔物。

     但她却没空在思考他们是从何而来的了,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可能摆脱眼前困境的方案。

     这些怪物畏惧光明……如果自己会魔法就好了,如果自己有法力就好了!

     艾丽莎一边想起一些无用的炼金合成转化公式,一边再次将亮闪闪的银器朝黑影们丢去。

     扔出手中的银器摆件却在即将脱离手指时骤然一轻。

     她焦虑地敛眉望去,却见银器在空中化作了飞舞的银屑,摩擦着空气燃起了明亮的白色火光!

     黑影们受光辉影响,动作再次变得凝滞。

     银器居然在炼金法则下被转化成了银屑。

     艾丽莎张了下嘴,来不及惊讶,马上打开车厢侧面的正门,从车上急急跳了下去。

     她要快,马上远离这里!

     如果这些魔物真的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的话,那么这条阴森的道路也只是人为设置的时空幻境而已。

     只要一直向前,不回头地向前就能跑出去了!

     然而艾丽莎双脚刚一落地,就感到脚踝被地上生出的什么东西牵扯住了,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

     往下一看,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变得一片漆黑,不久之前还是石砖的路面上无端生出无数条黑红的手臂,拖拽着她与整辆鹿车向地底的深渊而去。

     她心惊地朝被困住的两只牡鹿看去,那两只她仅剩的同伴此时也在挣扎,四蹄染血,银白的毛发上印着斑驳的鲜红血迹。

     她拖着脚步走去为两只银鹿解开缰绳,小腿却越发沉重,全身被拖得站立不稳。

     黑影们此刻恢复行动,阴魂不散地飘了过来。

     艾丽莎心急如焚,重重拍打两只牡鹿的脖颈示意:

     ——快走,你们先走。

     然而黑影却卷着一股寒冷的低压迫近。

     快要来不及了……

     艾丽莎只能低头咬破一只手的食指,支撑着飞快在车厢坚固的外壁画下一个血红的炼金阵。她无法发声,又只能潦草地在边上将咒语写出来。

     头脑中关于炼金转化的记忆再次闪过,她闭上双眼,另一只手握紧项坠。她孤注一掷地期望,刚刚的奇迹能够再发生一次。

     ——“以我的血为媒,化作天平的衡量者;以我的世界为介,化作物质的裁决者——”她曾经不屑一顾的蠢话,此时在她心中反反复复吟诵。

     乍然一声响,接着炙热感便包围了艾丽莎。

     她睁眼,看到车厢早已分崩离析化为乌有,金红的火海浇灌满车辆所在的地面,冲天的火光烧得黑色魔物停留在原地。整个车厢化成的碎粒还在摩擦气流源源不绝地燃烧,火势越来越大,渐渐像一条长龙蔓延到灰木林里。

     地底羁绊住双腿的扭曲手臂也被火炙烤得无力,松开了束缚。

     艾丽莎爬到一头银鹿背上,又重又急地拍打它催动前行。

     ——跑!快跑!不要回头!

     前方的路又长又朦胧,但是不能停下。

     快点,再快一点!

     艾丽莎伏在牡鹿背上沉沉浮浮,终于在快要绝望时,在道路尽头看到一个被撕裂的虚空出口。

     鹿蹄一刻不停地直直地跳了出去。

     跳出幻境的空间,入目还是不久前通往提尔宅邸的街景,两旁建筑华美,往来人烟稀少。

     马修竟然悠闲地抱臂站在出口处,嘴里凉凉道:“叶琳娜,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居然没有死在里面。”

     艾丽莎只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银鹿便冲破他的障眼屏障飞奔回了提尔的宅院。

     管事萨莱曼完好无损,正在前院焦虑地询问侍女:“提尔大人还有一刻钟才会从元老院回来吧?!”他满心祈祷在大人回来前,那个在半途莫名消失的叶琳娜能及时赶回来,并且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然而叫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他看到提尔办公的马车和背上驮着人的银鹿同时停在了前庭。

     而艾丽莎则在见到提尔与管事后才感到心安,硬撑的力气瞬间蒸发。

     她昏昏沉沉地闭眼想睡,又在入睡时觉得自己被拥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她靠着冷硬又令她心安的胸膛有些神志不清,睡梦间开口无声地说着胡话:

     ——“父亲……我今天打跑了很厉害的亡灵魔物……但是我不想学炼金……我要学魔法……我想搬到城里和你们一起住……还想吃糖腌的布兰山樱桃……”

     她忽然感到自己的臂膀被人用力捏住了,那力气让她吃痛地发出声,喉间溢出一声粗哑刺耳的低吟。

     提尔抱着艾丽莎,听到她的痛音,松了松自己不自觉施加力道的手指。

     他看着艾丽莎眼角滑出的泪水,平静无波的心里也跟着变得柔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