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uaspowzien"><nav id="TRBHIKXNU"><caption id="akbyvro"></caption></nav></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揍人
    “切,你别想太多。”张平斜眼对李凡说道。

     李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李凡这点心思张平是再清楚不过的。

     “我把你的电话号码给谢芳了,这回是你主动约人家的啊,可别放人家鸽子,她的号码我已经发短信给你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你可要多留心保护人家。”张平说完就走了。

     李凡抽完了一根烟,看着张平给的号码也有一根烟的的时间。李凡很纠结,这是一个选择么?李凡喃喃道。不就是吃个饭么?有什么可想的,李凡又这样子安慰自己,不能说一起吃饭的都是有着男女关系吧,朋友,嗯,朋友。

     交班的时间到了,李凡换下保安服,发了个短信给谢芳,约在了一家大排档,至于为什么,因为那家的糖醋排骨好吃啊,咳咳,其实是避免让周倩遇到。忽然间,李凡隐约感觉到,自己这是在脚踏两只船,既没有放下周倩,又舍不得谢芳。

     是该说得不到的在骚动还是在眼前该好好珍惜,不过不管怎么样,李凡是决定要去的,毕竟是自己约的人家。

     “喂,谢芳么?”李凡希望谢芳不要接拒绝自己,又想人家答应自己,总归呢,李凡的内心是纠结的不要不要的。

     “喂,你好。”

     “我是李凡,嗯。。。那个约好的,一起吃个饭呗。”李凡小心的问道。

     “哦,李凡呀,在哪里?”听见是李凡来的电话,谢芳居然说不出来为什么激动,之前李凡发癔症时的模样完完全全的忘记了,只记得自己回首间看见李凡的样子,瞬间就印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李凡告知了谢芳吃饭的地点,不再纠结的想那么多了,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约女孩子,还成功了,李凡的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周倩是自己高不可攀的女神,让李凡辗转反侧,欲罢不能,哪个少年不善钟情呢?虽然说李凡也算是青年了。

     暂时放下吧,不要去想那么多。李凡这样安慰自己,看着手里的灯,李凡知道灯是有灵性的,随即问灯:“我是该选择周倩还是谢芳?我说名字你说该选谁就亮一下,周倩?”李凡看着灯,灯没有反应。

     李凡有些失落。

     谢芳?

     奇怪的是,灯居然亮了?

     李凡不信邪,反复几次的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说谢芳的时候就亮,难道该说自己真的要放弃周倩么?为什么,难道说距离?周倩高不可攀?一想到这李凡就的逆反心理就爆发了,可怜的自尊心作祟,控制了理智,叫李凡偏偏不信邪!

     擦,老子不去了,现在有一盏超能力的灯在手,难道连一个女人都到不定么?李凡邪邪的想,发誓一定要得到周倩!

     李凡很难受,却又说不出为什么,对于谢芳的约,李凡还是身怀愧疚的,但叶凡也不想脚踏两只船,狠下心吧,让她对自己失望,自己全心全意的追周倩。

     胸闷,李凡感觉很不畅快,纠结痛于心的难受,眼下的每分每秒都感觉像是在煎熬。李凡需要发泄,一手挥向空气,感觉不到痛,每一罐的酒,却使李凡得到了宣泄。

     李凡的世界观崩塌了,长时间的暗恋和自卑使李凡的阴影越来越深,爱情,使李凡黑暗了起来,自己的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对这个世界的恨俞深,为什么,不公平,我要自己做主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我就要得到手,哪里来的社会的各种因素,李凡偏不管,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灯,恨恨的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不知觉间已然是华灯初上了。李凡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罐酒了,醉醺醺的望着这座城市华丽的霓虹,感慨和抱怨,更多的是在想,在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自卑与懦弱。

     假如自己和黄成一般,随意的就约或调戏,自己还会这般的痛苦么?又或者说,自己的社会地位。

     终究,李凡是一个普通的人,也是一个认真还带着善良的人。可以对很多事事情随意,但感情上,却使李凡挪不开脚步。李凡怕一开始就得到拒绝,一开始就能看到结尾。留在心中的那份念想,像泡沫般,一触就碎。

     人流中穿梭,嘈杂中得不到半点熟悉的味道,除了陌生还是陌生。有那么一瞬间,李凡动用手里的灯,对着情侣说彼此的家境的境况,各自的社会地位,看看情侣是怎么样,他们是否会觉得受到欺骗或者遭到嫌弃。想看看爱情是怎么样的,是否真如书上所言,电视剧里的那样。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李凡烦,却不知道在烦什么。

     满脑子都是周倩,谢芳?一提到谢芳李凡的酒醒了不少,想起了黄成的话:谢芳是我的马子。还有张平对自己的提醒,李凡终究是放不下谢芳,带着醉和不安朝自己约好的地方去。

     大排档里声音嘈杂,都充斥在酒色言谈中乱侃调欲语。李凡在寻找谢芳的身影,希望她没来,又或者自己的爽约已经走了,带着愧疚,李凡的眼睛在一桌桌望去。

     整个大排档里都没见到谢芳的身影,李凡有些释然,却又愧疚。这样也好,明天就去跟周倩表白吧,李凡坚定的想到。

     。。。。。。

     “不。。。不要过来。”

     “为什么不过来,今夜良宵,就在这里促膝赏月吧。”

     走在一条路比较黑暗,人也寥寥的地方。李凡似乎听到了谢芳和黄成的声音,再仔细一听,果然不错,是他们的声音。不好,李凡惊觉的想到,黄成和谢芳?

     借着昏暗的路灯,走向旮旯的角落处。这里很偏僻,借着月光,李凡看到谢芳一脸的惊恐和无助。黄成真在有恃无恐的脱着上衣,并用言语挑逗着谢芳。只见谢芳慌乱的摇头,因为过于害怕的缘故,居然连声音也带着颤音,嘴里不受控制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换在以往,李凡绝不敢挑衅黄成,更别说揍他了。可是眼前,看着无助的谢芳,李凡血气汹涌,借着酒气和对谢芳满满的愧疚,李凡大步向前,挥着拳头,朝黄成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