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毒发
    (因为电脑键盘坏了,手机端上传似乎有些问题,所以这两天有可能会断更……不过,拿到新键盘我一定会加更的,我发誓……)

     “我怎么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吗?”轩辕潼杏眼微征,表情无辜,若不是手上血迹未干,看起来真是一副牲畜无害的模样。

     锦寒正想说什么,夜空中忽而升起两道耀眼的光线。

     鬼面幽冥深深地看了轩辕潼一眼,转身消失在暮色中。

     “郡主,刚刚那是我们暗卫联系的方式,前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带着桃夭离开的暗卫遇到了什么危险?看那男人奇怪的举动,莫非是遇到了幽冥殿的人?

     轩辕潼扫了这片林子一眼,平静的眸光中划过一抹暗光,“立刻离开这里,然后召集人手,在这边林子外围砍出一道隔离带,把这恶心的地方通通烧掉。”

     “是。”锦寒神色恭敬的应道。

     轩辕澈在离开建安前,仔细叮嘱过他随时听从清宁郡主的调遣。虽然对这位身上带着痞气的郡主并不以为意,锦寒还是严格按照世子的吩咐,每日严密关注着沁竹苑。只是今夜,感受到轩辕潼那股凌人的上位者气息,以及杀伐果断的性格,还有面对鬼面幽冥的威慑仍旧从容淡定,都改变了他对轩辕潼的看法,也开始从心底崇敬她。

     一行人迅速从林中撤退,没人注意到盛着鲜血的石槽正悄然发生着变化。

     锦寒一路紧随着轩辕潼,脑海中思绪万千。郡主的身上似乎藏着许多秘密,也不知是福是祸,等回王府后,必须立刻联系世子。

     打斗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扰断了他的思路。定睛一看,竟是冰洌带着端王府的人和幽冥殿的分殿主墨云交上了手,原先离开的暗卫带着桃夭被冰洌护在身后,另一边则是静默不语的鬼面幽冥。

     虽然冰洌的武功在建安城中算是排名前三,但是对阵江湖排名前十的墨云,显然有些吃力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让人摸不准的鬼面幽冥。

     传闻中,鬼面幽冥性情残暴,弑杀成性,武功高深莫测,却在江湖上没有排名,只因他极少在人前出手,凡是让他出手的人必死无疑。

     “你到底要干什么?”

     轩辕潼看清情况后,立刻质问起似乎置身事外的鬼面幽冥。

     鬼面幽冥负手而立,看也不看轩辕潼一眼,漠然道,“既然你选择杀了聂长风,那本尊就只有选择带走你的这位丫鬟了。”

     “她已经失血过多,性命难保了,你还想做什么?”轩辕潼昂首怒瞪着他,仿佛他不说出个所以然,就要和他大打一场的架势,“快让你的人停手。”

     “本尊凭什么要听你的?”

     “我……”轩辕潼一时语塞。

     “怎么,说不出理由吗?”鬼面幽冥越过轩辕潼,走向被围困的冰洌等人,似乎是等的不耐烦了。

     “你放过他们,我可以让你试毒。”

     “嗯?”轩辕潼的回答让鬼面幽冥停下脚步,本能地回头去看,见她一脸坚决,不像是随口说说。

     “你确定?”

     见多了忠仆救主的,还是第一次见当主子的以自身性命来救仆人的。

     “郡主不可。”锦寒阻拦不及,轩辕潼已毫不犹豫地颔首答道,“当然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以她的眼力不难看出敌强我弱的局面,双方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对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面具下的面孔不禁划过一丝笑意,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饶有兴趣地打量了她两眼,继而吩咐墨云等人住手。

     “这都是属下失责,没有保护好桃夭姑娘,就让属下代替桃夭姑娘。”

     抱着桃夭的暗卫心中愧疚不已,若是自己小心一些,不被幽冥殿的人发现,或者身手再好一些,也不至于被困入如此境地,让郡主几番冒险。

     “你们以为谁都可以成为试毒的人选吗?”墨云站到鬼面幽冥的身后,冷冷地开口。

     他的主子身中奇毒,多年来靠着以毒攻毒的疗法才能活到今天,每当毒性发作,就会失去理智,用自残或者杀人的方式来缓解痛苦。听闻云家有可医治百毒的灵药,他还欣喜不已,以为终于找到解决的办法。待赶去云城后,才知道云家在不久前家族变乱,药库被毁了大半,包括传家的灵药也一并被毁。

     幸好他收到消息,云家医术最高的家主嫡女云嫣,因族人迫害,乔装逃来了建安城。他马不停蹄地追到这里,在城中调查她的藏身之处,一有发现,立即派出了人手前去抓她回幽冥殿。只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诡医聂长风,徒生几番枝节。

     “你这是什么意思?”暗卫那双蕴含煞气的目光紧盯着墨云,握着剑的手紧了几分。

     “行了,你们都退下。”

     轩辕潼话没说完,足下一个踉跄,竟一头栽向面前人的胸膛,鬼面幽冥始料未及,左胸口被她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随即厌恶地抓住她的肩膀准备推开她,却怎么也推不开,这才发现她的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放手。”鬼面幽冥低声喝道,岂料怀中的人竟是一丝反应也没有,胸口传来的温热让他意识到不对劲,一手托起她的下巴,才看到她脸色苍白,嘴唇变成了黑紫色,已经陷入昏迷之中,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他嫌恶地松开手对着锦寒说道:“你们的主子中毒了,赶紧把她带走。”

     “什么?”

     当听到鬼面幽冥的话,暗卫和锦寒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难道郡主中了聂长风的毒直到现在才发作吗?

     几人想上前带着轩辕潼离开,可是她的双手却紧抓着鬼面幽冥的衣服,怎么也不松开。在场的都是男人,谁也不好意思去掰开她的手,察觉到鬼面幽冥越来越不耐烦的情绪,气氛变得诡异的尴尬。

     鬼面幽冥冷哼一声,“既然如此,那本尊就只好带她回幽冥殿了。”

     言罢,人已经带着轩辕潼跃至上空,飞掠而走。

     锦寒和冰洌大惊,急忙去追,却被墨云逐个打落回来,冷然道,“主子既然要用她试毒,就不会杀了她,等用完了,自然会还给你们。”

     “该死的。”两人懊恼不已,立刻追了过去。

     这边鬼面幽冥一路未做停歇,直接回了建安城外幽冥殿的分殿内,连墨云都被他远远地甩开。

     一进入殿内,鬼面幽冥就粗暴地踹开房门,一手拎着没有意识的轩辕潼放到床上,一手摘下面具扔在一旁。看看依旧紧握的双拳,他强忍着心中的不快,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等把轩辕潼的双手都从衣服上拿开,他俊逸的容颜上也浮出一层细汗。

     “主子,这是怎么了?”

     守在分殿的墨雨听下属说殿主带了一个少年回来,他还有些不相信,现在一看,主子果真带了个少年回来,居然还躺在主子的床上。主子这些年一直不近女色,莫非……

     墨雨还在那胡乱猜测着,鬼面幽冥冷声说道:“在那愣着干什么,过来给她看看。”

     “啊?哦,原来是受伤了。”墨雨凑上前,咦了一声,竟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看来主子的取向还是正常的,只是这姑娘的年纪对于主子来说似乎太小了点。

     等诊出脉相,他又咦了一声,“主子,她的脉博强劲有力,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可是从表征来看,确实是中毒无疑,实在是奇怪啊。”

     “那她到底会如何?”

     “从脉相上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再观察一会看看,只是她浑身发烫,必须要给她降温。主子,要不要去找个妇人来给她擦身?”

     主子不习惯有丫鬟伺候,所以幽冥殿里全是男人,现在也只能去外面找个妇人来帮这个少女擦身降温了。

     鬼面幽冥沉默片刻,“不用,你退下吧。”

     墨雨一副“我都明白”的样子,笑眯眯地退了出去,还不忘提醒道,“主子,我马上就送水过来,您记得给她降温。”

     鬼面幽冥搭上她的脉搏,确实如墨雨所说,没有丝毫不妥的地方。目光外移,触及刚刚送来的一盆水,他的情绪变得愈加烦躁,心神不宁地在房中走来走去,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把这个麻烦带回来。

     床上躺着的人似乎很不舒服,柳眉微拧,胸口急速起伏着,豆大的汗珠随着呼吸滑落下来,很快就浸透了一层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