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不吉利的东西
    说来也是她们三人不走运,这位余侧妃被端王罚了禁足,昨天才解了禁。今日听说端王受了伤,自然要赶着去献殷勤,没想到被萧侧妃抢了先,又说错话被端王骂了出来,临走时还看到萧侧妃笑得一脸得意,正窝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

     路过这里恰好看见了路诺乔这个害端王受伤的罪魁祸首,当然要拿来出出气。至于那两个小丫鬟,不过无端受到牵连罢了。

     余侧妃兰指一翘,指着两个丫鬟骂起来,“你们这两个小贱人,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碰这不吉利的东西,还想把她带哪里去?是想害死我们端王府吗?”

     “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没有这样的心思,请娘娘明鉴……”

     余侧妃的脾气不好,在端王府中人人皆知,两个小丫鬟见惹了她不快,拼命磕头求饶。

     只是,余侧妃正在气头上,完全不理会这二人的告饶,“来人,给我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贱蹄子,还有这个不吉利的东西全丢进火里去。”

     两个丫鬟吓得花容失色,泪如雨下,“侧妃娘娘饶命,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饶命……”

     路诺乔简直要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给气笑了,就算她看上去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但是就这样把她被当作是不祥之人也太莫名其妙了。更何况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侧妃,不仅要烧死她,还要连那两个一时心善的无辜丫鬟一起处置,实在是过分。

     要是我现在能动弹,一定分分钟弄死你。

     听到余侧妃的话,两旁的侍卫互相看了看,谁也没站出来执行余侧妃的命令。虽然他们领命要保护余侧妃的安全,但向来只服从端王殿下的命令,侧妃根本没有指派他们的权利。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们拉下去,本妃的话你们没听见吗?”

     “余侧妃,这两个丫鬟也是无心,就饶过她们吧。”一位老嬷嬷站出来,低声在余侧妃的耳边说道,“若是让殿下知道您又苛责下人,难免会怪罪于您。何必为了两个丫鬟,和殿下生了间隙。”

     余侧妃脸上闪过一抹愤恨,盯着几人的目光愈发阴沉。两个丫鬟被她盯得头皮发麻,心中明白自己今日就是不死也得拖一层皮了。

     “好好好,你们都好的很。本妃不过是被禁足了一些时日,这府中的风向就转的如此之快,不过处置几个贱丫头都有人说三道四。”余侧妃眼底浮现出狰狞之色,吩咐她的心腹丫鬟,“知春,去取荆条来,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她们。”

     自家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知春再清楚不过,也就只有在端王面前百般温柔,私下里,对他们这些下人向来非打即骂,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顿责打。

     而余侧妃最忌讳的,就是有人顶撞她。如今因为这两个丫鬟,侍卫和嬷嬷都不肯听命于她,胸中郁气难解,只能通过皮肉之刑来发泄。

     知春同情地看了两个丫鬟一眼,转身去取荆条,默默祈祷等下别再有人顶撞余侧妃,让她打痛快了,自然就会放过她们。

     “呵呵呵……”

     路诺乔突然笑了几声,扶着长廊上的栏杆,努力爬坐起来,转过脸面向众人。一直没有注意她的余侧妃,此刻才看清自己口中的不详之人是什么样子。

     一头青丝凌乱地披着,面色蜡黄如同行将朽木,两眼窝陷,眼中布满血丝,眼下乌青一片,干裂的嘴唇扯出邪恶的笑容,渗出丝丝鲜血,看起来格外嫣红,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尤其是那双盯着众人的眼睛,幽深的瞳孔里像是潜伏着恶鬼,诡谲又阴险,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吞噬他们的灵魂。

     “今日,你敢动她们一下试试看。”她的声音嘶哑低沉,像是哽了一把碎木屑在喉咙里,听得在场的人寒毛倒立。

     余侧妃嚣张的气焰瞬间烟消云散,立刻躲到侍卫身后,一脸惊恐地喊道,“有鬼……你……到底是人是鬼?”

     不用余侧妃再下令,侍卫们纷纷抽出佩刀严阵以待,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路诺乔。他们之前可是看得清楚,殿下的贴身侍卫清凛,就是因为刺了这个怪人一剑,引来了天雷,全身都被雷劈焦了,险些丢了性命。他们可没有清凛那样的好身手,哪敢不怕死的去招惹她。

     “嗬嗬嗬……你来猜猜看,我是人,还是鬼。”路诺乔保持着阴森的笑容,缓缓向余侧妃等人爬过去。

     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动一下身体都承受着巨大的痛楚,犹如万千利刃在体内游走。

     “啊,别过来,你别过来……你们快拦住她,别让这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东西靠近我。”

     余侧妃惊吓之际,身边的一名侍卫也被她推向路诺乔,结果不慎被跪在地上的两个小丫鬟绊住了脚,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外倒去。

     或许真是天命所在,雷声掠过,那名侍卫也已经被雷劈中,不省人事。

     “扫把星,你就是扫把星,快给我杀了她,你们快去杀了她。”

     余侧妃疯癫的模样印在路诺乔的眼中,她强忍着要翻白眼的冲动,这园子地势如此平坦开阔,又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或者树木,雷雨天气还拿着刀剑这种金属制品在外招摇,不是明摆着招雷劈吗?

     剩下的几名侍卫踌躇不前,有前车之鉴,谁也不想贸然出头。

     “你们两个,去把她杀了。”余侧妃又突然指向那两个早就吓傻了的丫鬟,“只要杀了她,我就饶你们不死。”

     “侧妃娘娘,奴婢不敢……”

     “杀我,你以为真的可以杀了我吗?”

     路诺乔继续逼近,意在诛心。

     “哟,这不是府上的侧妃娘娘吗?在这喊打喊杀的,是怎么回事?”

     “世子,端王殿下在馨竹苑,请跟我来。”

     “不用不用,本公子倒是很想看看这院子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世子……”

     院门口传来一片嘈杂,只见一年轻男子摇着折扇悠闲地在园中晃荡,后面跟着三名男子和一位身着粉色舞裙的妖娆女子。

     路诺乔正在疑惑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的时候,余侧妃已经款款向着来人行礼道:“澈世子。”

     变脸也太快了吧,奥斯卡欠你一个影后。

     路诺乔终于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配上她那副不人不鬼的尊容,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怕。

     年轻男子的目光扫过路诺乔,浑身忽而爆发出摄人的寒气,清冷的双瞳看向余侧妃,“谁给你的胆子,将她伤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