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 诱饵(二)
    “你什么时候有了偷窥别人的癖好?”柳景逸也是被马车内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看清了他的举动后又忍不住调侃他。

     “一直都有。”

     轩辕澈放下帘子,侧卧着身子,凤眸斜了柳景逸一眼,又垂下眼帘,满脸倦色。

     “……”

     柳景逸无奈地一笑,吩咐车夫赶车。

     “上次提的条件你考虑好了吗?清宁郡主如今的处境并不算好,如果有国公府保驾护航,自然多了一份保障。”

     “你真的要娶她?”轩辕澈攸然睁开双眼,不可置信地打量着柳景逸,“想不到光风霁月的柳公子口味竟然这么奇特,那么多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都看不上,偏生喜欢一个自作聪明的蠢女人。”

     柳景逸神色认真道:“轩辕澈,你比我更清楚,深宫之中,哪一个人不是带着几幅面孔才能生存下去。”

     轩辕澈还想再调笑他几句,但看他一脸正色,又没了兴致,懒懒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想再阻拦你,不过先说好,等成亲后你可别后悔。”

     说着,轩辕澈自己又笑了起来,完美的容颜却有几分苍白,声音也淡若游丝,“本公子差点忘了,你这么个性子,怎么会后悔。”

     柳景逸没有接话,算是默认了。

     马车里一时陷入沉寂。

     “你想知道荣王府与皇后有何间隙?这是上一辈的人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我回府后,就去问问母妃。不过,皇后就是这么个性子,多疑又善妒,要不是有孟丞相……哼……”

     义安郡主话没有说完,轩辕潼也猜到一二,若不是孟丞相在朝中颇有声望,恐怕这后位也轮不到孟氏来坐。

     “算了,不提这些,过些日子我就要搬进荣王府了,姑姑你可一定要来。”

     一想到马上就要一个人住一栋大宅子,没有人拘束着,出门也不用偷偷从后门溜走了,轩辕潼就一脸兴奋。

     “你真的要住荣王府?”

     “怎么了?荣王府有什么不妥吗?”

     轩辕潼不解,她是荣王之女的身份,住进荣王府再正常不过,义安郡主却突然了说这么一句。

     “怎么说好呢,虽然我不也太信,可是……”

     荣王府当年被灭满门,早已成了空宅。皇帝感念荣王功绩,仍派人每日打扫整理府邸。刚开始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可没过几日,负责打扫的宫人每日醒来都会发现,前一日收拾好的物件变了位置,有时候夜里也会看到模模糊糊地人影晃来晃去,有些宫人在睡梦中还能听到那些人的呼救声。

     这种诡异的现象持续了好几天,宫人后怕不已,立刻向天惠帝回禀了此事。

     天惠帝一开始也不相信有什么鬼魂作乱,派了大批人手在荣王府查探,但是这种诡异的现象依旧每夜发生。众人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荣王府闹鬼的消息却不胫而走。

     民间都传,荣王府几百口人惨死刀下,真凶还没有被抓到,魂灵皆有怨气,所以还盘踞在荣王府不愿离去。

     天惠帝没有办法,只得请了道士,在荣王府作法驱鬼。

     而自此之后,荣王府就一直无人料理,渐渐荒废了。

     这也导致后来三王叛军的余党后被抓捕后,皆被处以极刑,大概是为了抚慰荣王府那几百不愿离去的冤魂。

     闹鬼?

     轩辕潼在心中冷笑一声。

     她要是信了那才有鬼。

     听说过鬼魂害人的,可从没听说过鬼魂会翻东西的。

     本来她还很奇怪天惠帝为什么非要给她安排一个荣王之女的身份,而且还在皇宴上公然宣布未来郡马可以袭承荣王爵位,引起一片哗然。

     毕竟这个身份太扎眼,贸然出现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就说是荣王血脉,很容易引起怀疑。虽然轩辕澈没有和她说过,但是她也能想到天惠帝大概是力排众议,顶着皇亲国戚的压力,才能封她为郡主。皇宴上,那些皇室中人看她的目光,可没几个是和善的。

     要不是义安郡主突然提起当年的旧事,她还没想到,真正的诱饵并不是亲王爵位,而是她自己。

     荣王府被灭满门是在十三年前,官方的说法是三王叛军的余党,记恨荣王作为元帅镇压了叛乱,才潜入都城实施暗杀。

     可是荣王死后,荣王府仍夜夜有人潜入其中翻找东西,这其中的原因就叫人深思了。也许三王余党根本就是个替罪羔羊,所谓的复仇也只是个假象,真正的凶手应该是冲着荣王府里的东西来的。

     轩辕潼独自猜测着,想必天惠帝当年也是有所怀疑,才会派人去荣王府查探,只是没想到连一国天子都没能查出真相,可见真凶的实力不俗。又或者天惠帝对真凶的身份有所怀疑,只是碍于证据不足,又没有能力将真凶绳之以法,才找个借口掩盖了过去。

     只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天惠帝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出,难道是真的打算翻旧账吗?

     轩辕潼又有些怀疑,她并不是真的荣王后人,手上自然没有真凶想要的东西,当年的真凶又不是什么蠢笨之人,未必会如愿上当。就是不知道天惠帝是否还有别的后招,逼得真凶出现。

     “潼儿,你若是害怕,尽管说出来,我让父王同皇上商议商议,为你另开府邸吧。”

     义安郡主见轩辕潼半天不说话,还以为是吓着她了,忙拉着她的手说道。

     轩辕潼不以为然道:“哪有那么可怕的事情,还不都是以讹传讹。”

     想她在现代的时候,什么类型的鬼故事没看过,这种闹鬼的故事在她看来,都只是小儿科。

     “哎,这都怪我,没事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义安郡主有些懊恼,想着都怪自己多嘴,可能吓到轩辕潼了。

     “姑姑,你也是好心提醒我,不用自责。”轩辕潼安慰着义安郡主,“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算真有鬼魂这种东西,我也不怕他们。”

     这个世上,比鬼更可怕的东西多了去了,就算真的碰上鬼魂,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义安郡主听她说的坦然,不似是强装淡定,也放下了心,只叮嘱着她要当心皇后娘娘日后给她下绊子。

     皇后?

     轩辕潼脑中灵光顿现。

     难道第一个上钩的,就是皇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