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4 起疑
    果然有问题。

     鬼面幽冥一手负于身后,一手在冰墙上按了某处,打开一道暗门,“你们把她丢出去。”

     墨云和墨雨一直守候在冷室外,听到鬼面幽冥的命令两人都愣了一下。

     墨云奇怪主子明明是抓她回来试毒的,为什么又要把她丢出去,墨雨则以为是这姑娘不合主子的胃口,果然年龄还是太小了点。不过疑惑归疑惑,两人还是迅速应声而入,架住轩辕潼就往外走。

     “哎哎,等一下,不是说好了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了吗?我说的都是实话……好吧,您老一点都不老,不不不,我是说您特别年轻……真的……”轩辕潼不住地挣扎,两腿悬空乱蹬,“等等、等等……能不能先把鞋子给我穿上,不知道女子的脚是不能随便露出来的吗?”

     墨云黑着脸,目露杀意,若不是主子没有下令,他早就将她的双脚剁下来了。对主子没有用处的人,根本没有活着的必要。

     “把她丢到野外,由她自生自灭。”

     鬼面幽冥补充了一句。

     轩辕潼立刻闭嘴,乖乖由墨雨蒙上双眼,不一会就被丢到了野外。待揭下布条,看到周围高耸的树林,她在心中将鬼面幽冥骂了千百遍,还真是要自生自灭了。

     她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鞋袜,刚刚套上脚,就听到身后的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野兽?

     轩辕潼没有时间多想,迅速起身,敏捷地跳上身旁的树,努力往上攀爬。只是刚刚被匕首刺穿的左手现在才觉得疼痛异常,虽然已经包扎过,但还是使不上力气。窸窣的声音越来越近,轩辕潼仿佛听到猛兽的喘气声就在耳边响起,咬紧牙关紧抓着树干,左手的伤口似乎又撕裂了,鲜血已经渗出纱布,顺着树干滑落。血腥气散发出来,就是颗诱人的果实,

     轩辕潼咬开染血的纱布,拧成一团奋力丢出去,但纱布太轻,还是轻飘飘地落在她旁边的灌木丛上。

     靠,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吼……”

     一声虎啸穿透夜色,轩辕潼不用看也知道脚底下来了什么,只恨这树干太直,枝桠太高,爬了半天也没有个歇脚的地方,只好将双手扣进树皮中,紧趴在树干上。低头一看,一只体型足有她两倍的老虎正好也抬头盯着她,前腿一抬就扑了上来,整个树干都抖了抖,轩辕潼没有抓牢,滑下一截,外翻的树皮扎进她的手指,大部分都插到指甲缝里。轩辕潼疼的龇牙咧嘴,却也不敢放手,

     一击未中,猛虎又扑了上来。轩辕潼双腿一提环住树干,才险险地避开,垂下的衣角已经被撕咬住。

     趁着老虎积力再度扑上前,轩辕潼扫了一眼周边,脑中想着逃脱的办法。看这样这老虎是盯上她了,恐怕不会轻易离去,这树干也不够粗,若是再被撞几下,保不齐就断了。再者她奔波了一天,与聂长风一战早已耗尽她的气力,没准在树干断裂前她就先筋疲力尽地摔下去。

     老虎似乎已经等不及要吃掉她,猛然发力扑上去。

     轩辕潼眼中闪过凌厉,旋身从树上跳下,落在老虎的背上,迅速夹住它的肚子,两条胳膊紧紧地勒住老虎的脖子。

     “吼!”

     老虎怒吼一声,扭动着身躯,想把背上的人甩下来,奈何它动的越厉害,身上的皮毛被拉扯得就越疼。轩辕潼收紧双手,锁住老虎的下巴往后掰,费尽力气也没能掰断。

     “脖子怎么这么粗,根本扭不断。”轩辕潼吐槽道。

     老虎似乎也听懂了她的吐槽,突然侧身朝着树干撞去,这一撞,轩辕潼的后背都要被撞断了,还没反应过来,第二下又来了,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位了,手上力道一松,老虎就挣脱了束缚,调头朝她咬来。

     “郡主!”

     看着老虎尖利的獠牙,轩辕潼还在想被老虎咬上会不会特别疼的时候,不远处一道身影急速赶来,看到林中的一幕,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当即利剑出鞘,下一刻,寒光闪过,一颗血淋淋的虎首飞了出去,滚落丛中。

     “郡主。”暗卫一手执剑,单膝跪下,抱拳道,“属下护主不利,请郡主责罚。”

     轩辕潼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打量了他两眼,认出他是救走桃夭的暗卫,问道:“桃夭怎么样了?”

     “已经送回沁竹苑,有大夫和听兰几人照料着。”暗卫的目光落到轩辕潼血肉模糊的双手上,心中更加自责,“属下失职,请郡主责罚。”

     “咳咳……”轩辕潼剧烈的咳嗽起来,扶住树干才勉强站好,“起来吧,回沁竹苑。”

     “是。”

     轩辕潼显然是受了内伤,暗卫不敢耽搁,立刻带着她马不停蹄地赶回端王府。

     待二人离开后,一道黑影出现在猛虎的尸体旁,弯腰拾起地上的一个香囊,正是刚刚从轩辕潼身上掉落的,已经被老虎抓破,露出一块乳白色的东西。

     黑影扯开香囊,修长的手指抚上温润的玉牌,看向二人离开的方向,陷入沉思。

     月光温柔地洒在林中,玉牌上的“定”字似乎在银霜中闪烁着光芒。

     轩辕潼没有惊动沁竹苑里的其他人,悄无声息地回了自己的厢房。

     “郡主,还是让太医来为你看看吧,您的伤……”暗卫的话语带着浓浓的担忧,却不能违抗她的命令。

     “我说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轩辕潼拿出桃夭的药箱,让暗卫将灯火挑亮一些,自己动手将扎进血肉中的木头碎屑一一挑出来。她的身体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今晚所受到的内伤,只需要睡上两天就可以恢复如初,若是让太医来医治,难免会暴露出她的异常。

     她如今已是清宁郡主的身份,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种关乎性命的秘密,自然不能泄露出去。

     想到这,轩辕潼继续说道,“还有我受伤的事情,也不要对外传,你只需要告诉冰洌他们你在树林中找到我就行了,明白了吗?”

     暗卫察觉她眼神中的犀利,目光不敢游移,点头答道:“属下明白。”

     “昨天也是你拦的马?”

     轩辕潼突然话锋一转,让暗卫想起郡主说过要将他们扒光了挂到城门口的话,心头发虚,神色犹豫了一下,仍点头称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轩辕潼熟练地包扎好手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请郡主赐名。”

     暗卫再度跪下,神色恭敬道。

     他们是从直接归属天惠帝管辖的暗卫营出来的,其实早有名字。被皇上赐给轩辕潼时,他们以为只是简单地执行保护她的任务,过惯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对在沁竹苑近乎无所事事的日子,他们还是有些不满的,也就未想过重认新主。

     只是在轩辕潼为他挡了聂长风的毒针后,他的内心就掀起了波澜,尤其是感受到她偶尔露出的霸气,他认定跟着郡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现在有向郡主投诚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就让那些后来的家伙慢慢哭去吧。

     轩辕潼看向他,稍一思索,就明白了暗卫的意思。先前她也没想过收服这些暗卫,准备自己培养出一批心腹,总比效忠于皇上的人要好用。只是眼下她身边的威胁又增加几分,身上的异常也暴露不少,若是不能收服他们,恐怕对自己无益。不过她对这些暗卫并不是很满意,看来还需要在日后好好调教。

     “嗯……叫什么好呢?小二?阿三阿四?听起来怪怪的,一点都不像个暗卫……”

     轩辕潼独自纠结着,却不知暗卫听得直冒冷汗,还以为这是郡主在故意惩罚自己。

     抬头望天,看着窗外的夜色,她突然眼神一亮,“叫子夜吧,怎么样?”

     “子夜谢郡主赐名。”暗卫心头一松,还好不是阿三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