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嬷嬷(一)
    虽然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但家主心知再待在云家,恐怕云嫣也要遭到毒手,调动自己暗中培养的隐卫,一路护送她离开云城。

     “那你怎么会去醇王府?”

     轩辕潼不解,毕竟醇王爷只是一个闲散王爷,轩辕澈虽然受皇上宠信,却也从不过问政事,手中没有实权,就算混进了醇王府,对她也没有什么作用。

     云嫣脸上闪过一抹羞赧,“家父说过,云家祖传的灵药其实有两株,一株送给了太祖皇帝,以备不时之需。刚到建安城,听闻澈世子时常受皇上召见,我本来想进了醇王府让澈世子……就可以让世子替我拿到那株灵药,只要有灵药在手,族中长老就没有理由责罚我爹。只是……”

     “只是你想的太简单了。”轩辕潼摇摇头。

     “确实是我太天真了。”云嫣黯然伤神,“从云城到建安这一路上,我们都遭到了追杀,隐卫损伤数十人,我原以为追杀我的都是觊觎云家势力的外人,后来才发现那些杀手都是几位叔伯雇来的。恐怕爹爹他……”

     轩辕潼宽慰了云嫣几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的灵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都放了几百年了难道不会过期吗?

     “其实我也没有见过,我爹只说那是一株形状奇异的花,若要使用它,就必须用特殊方法使它落花结果。而它的果实,就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开了几百年不谢的花?我看它结的不是果子,是妖精吧。

     轩辕潼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下,却又想到一个更重要的事情,“照你这么说,使用它的方法应该只有令尊知道吧?”

     “灵药的使用方法,历来只传给当代家主,郡主的意思是?”

     “这样看来,令尊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怕是要吃一些苦头了。”

     听到轩辕潼的话,云嫣的眼中燃起希望,“只要我爹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

     轩辕潼叹了一声,站起来,负手缓步在房中走着,道:“若是令尊执意不肯说出方法,恐怕那些人还是会将注意打到你的身上,以此来胁迫令尊。这样的话,还是要委屈你以桃夭的身份继续隐藏了。”

     云嫣听了没有说话,倒是门外传来了听竹的声音:“郡主,皇后娘娘赐下的容嬷嬷和淑妃娘娘送来的李嬷嬷已经到了,就在正房候着。”

     “我知道了。”轩辕潼理了理发髻,走到屏风旁忽而又回头对云嫣说道,“云嫣,恕我直言,以你的心性,并不适合这种权术争斗。”

     “郡主,您还是叫我桃夭吧。”云嫣抓着床单的手紧了紧,缓缓说道:“从今往后,世上就不再有云嫣这个人,云家的一切我都已经不在乎了,只求郡主日后若是有能力,帮我救出爹爹。”

     “哎,你的要求还真是高了点。”轩辕潼忽而露出微笑,“不过,巧了,我就喜欢做些有挑战性的事情。”

     “怎么还不见郡主过来,老奴可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前来教习郡主的宫规礼仪,你们两个小丫头可不要误了正事。”

     还未踏进正房,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在训斥着什么。轩辕潼停驻在屏风后,摆手示意听兰不要出声,静静听了一会。

     “老姐姐来之前没听说清宁郡主还在养伤吗?郡主身子弱,可经不起老姐姐这样折腾。虽然姐姐是皇后娘娘的派来教导郡主的,可到底还是个奴才,哪有奴才给主子摆谱的道理。”

     “你……哼,李嬷嬷,你不也只是个奴才,我好歹也教导过皇子和公主们,哪里轮得到你来教训我。”

     “老姐姐教训的是。”

     透过屏风,隐约看到李嬷嬷垂手立在一边,倒是规矩地很,另一个精瘦的嬷嬷老神自在地坐在位子上,对着听兰指手画脚,想来就是容嬷嬷了。

     “这茶怎么这么烫,你这臭丫头想烫死我啊?”容嬷嬷喝了一口听兰递来的茶,厉声呵斥着,一手将茶杯重重地摔在桌子上。

     轩辕潼眉角轻抬,眼底寒光滑过,断然走出屏风,昂首坐到主位上,冷声喊道:“听兰,过来,给我倒杯茶。”

     听兰如获大赦一般,赶紧到她身边给她沏上一杯茶。

     容嬷嬷见状,不慌不忙地起身向轩辕潼施了半礼,“郡主……”

     “呸,真烫。”

     “啊。”

     容嬷嬷话还未说完,一杯热茶猝不及防地迎面浇来,让她躲闪不及。

     “哎呀,都怪听兰这丫头,这么烫的茶也拿出来,害的本郡主一失手就烫着嬷嬷了,嬷嬷可千万别见怪。”轩辕潼像是丢完茶杯才发现泼到了容嬷嬷一样,一脸惊讶的表情,“听兰还不快去给嬷嬷擦擦,尤其是脸上,一定要擦干净了。”

     听兰会意,立刻上前,一手拦着容嬷嬷不让她自己动手,一手拿着帕子在她的脸上使劲搓着,本来茶水都没能烫红的脸,硬是让听兰给搓红了,脸上的脂粉也被糊得一团糟。

     “哎哟,别擦了,别擦了……”

     一旁的李嬷嬷轻瞥了她一眼,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绕过她们走到轩辕潼面前,行了个全礼,“老奴给郡主请安。”

     “你是淑妃娘娘身边的李嬷嬷?”

     这位李嬷嬷看起来膀大腰圆的,不似容嬷嬷那般精瘦,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

     “回郡主,淑妃娘娘听闻郡主身子不适,还需学习宫规礼仪,怕郡主累着了,所以特意指派老奴来照顾郡主的起居,帮郡主调养身子。”

     轩辕潼点点头道:“清宁在此多谢淑妃娘娘的好意了,等身子好一些,清宁就去宫里给淑妃娘娘请安。听兰,瞧你笨手笨脚的样子,还不赶紧退下,就知道给本郡主丢脸。”

     “是,奴婢知错了。”

     一脸狼狈的容嬷嬷此刻也明白了清宁郡主是在整她,心中顿生怨恨,毫不客气地说道:“清宁郡主,老奴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容嬷嬷。宫里头规矩森严,可不像乡间草野人家那般随意,娘娘担心郡主因为不知礼仪,会在皇宴上出丑,所以特意让老奴来教导郡主。皇宴将至,时间紧迫,还望郡主跟着老奴用心学规矩,万万不能在别国使臣面前丢了皇室的脸面。”

     天惠帝册封轩辕潼为清宁郡主后,各方势力震惊之余,也在四处打探她的来历。对于这些,天惠帝也早已做了安排,众人只查到当年荣王妃在忠仆的护送下,侥幸逃脱一死,流落至长平城,被农户所救,不久后生下轩辕潼,却难产而死。轩辕潼自小生长于农家,在京中贵族看来,就算她有个郡主的身份,也不过是一只土包子。听闻这次皇上大办皇宴,多半是为了给轩辕潼在上流社会露脸的机会,不少人都存了看她出丑的心思。

     轩辕潼当然听懂了容嬷嬷话中的讽刺,一掌拍在桌上,寒声说道:“所以你就用这副模样来教我礼仪?”

     李嬷嬷见她目光冰寒,颇有几分皇家威仪,心思转动间,忙屈膝道:“郡主息怒,容嬷嬷在宫中教导过几位小殿下,办事向来稳妥,也算是有些威望的老人了。今日怕是会错了皇后娘娘的意思,才有些举止不当,还望郡主海涵。”

     “李嬷嬷,我可不用你假惺惺地替我求情,郡主要打要骂,老奴都认了,只怕郡主若是没有学好规矩,等回了宫,老奴也不好向皇后娘娘交代。”容嬷嬷两手交于腹前,站得挺直,丝毫没有认错的悔悟。

     轩辕潼冷眼看着两人在这争来斗去,一个暗暗挑拨她和皇后的关系,一个借着皇后的名号来打压她,都当她是傻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