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 皇宴(一)
    决定好皇宴上该做的事情,轩辕潼又女扮男装溜出了端王府,在街上晃悠了一天,等回到沁竹苑的时候,就见李嬷嬷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她的厢房门前,四处张望着什么。

     轩辕潼皱眉,暗想听竹真是愈发的不像话了,竟然在她出门的时候,如此放任李嬷嬷不管。

     “郡主,这个李嬷嬷在您的屋前做什么呢?”跟在她身后的听兰也很疑惑,郡主今日只带了她一人出门,临行前明明特意嘱咐了听竹姐姐要看管住两位嬷嬷,怎么还让李嬷嬷杵在郡主的门前。

     “郡主,您可回来了。”

     看到轩辕潼走来,李嬷嬷立刻凑了过来,跟着轩辕潼进了厢房。

     轩辕潼不悦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听兰问道:“李嬷嬷这是有什么事吗?”

     李嬷嬷两眼不安分地在屋中瞟来瞟去,点头道:“是,老奴有要事向郡主禀报。”

     “什么事?”

     “回禀郡主,老奴看到容嬷嬷今天在郡主的窗前偷听了什么,然后就偷偷摸摸地去了后门,像是给什么人递了信,老奴离得远,看得不太真切,瞧着衣服,应该是个外人。老奴担心容嬷嬷对外传了什么对郡主不利的消息,就在这院子里一直等着郡主回来,好向郡主禀报。”

     “那真是劳烦李嬷嬷为清宁着想了,听兰,给嬷嬷看赏。”

     听兰应了一声,赏给李嬷嬷几个银裸子。

     李嬷嬷欢喜地接了赏,本想再跟清宁郡主套近关系,为淑妃娘娘和端王爷说上几句话,但见她意兴阑珊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得道了声告退。

     李嬷嬷前脚刚走,听竹就抱着几匹锦缎进了屋,后面还跟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和两个小丫鬟。

     “郡主,这是端王爷差人送来的布匹,说您平日里穿的衣服都太素了,去参加皇宴不太合适,所以让绣娘给来您赶制几件衣服。郡主,您瞧瞧喜欢什么颜色样式的。”

     听竹面带酡红,瞧着十分高兴的样子,将绸缎一一奉到轩辕潼的面前。

     轩辕潼扫了一眼,皆是时下流行的颜色花式,鲜艳靓丽,布料上乘,最适合她这个年纪的少女穿着。

     心中狐疑闪过。

     端王平日多忙于政务,鲜少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务,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给她做衣服。再看这些粉粉嫩嫩的绸缎,可不像是端王这种大男人能选出来的。

     “既然是端王叔送来的,我瞧着都还不错,听兰你来替我选个样式吧。”轩辕潼懒懒地开口,让绣娘过来给她量身,一边又问道:“听竹你下午去哪了,怎么让李嬷嬷在屋外等了半天?”

     听竹这才发觉轩辕潼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停顿了片刻才说道:“奴婢下午一直守在沁竹苑,刚刚才去了库房领锦缎回来,所以没有看到李嬷嬷。”

     端王妃早年难产而死后,端王一直没有续弦,后院中的一应事务皆由萧侧妃和余侧妃一起掌管,而余侧妃死后,就成了萧侧妃一人独大的局面,若是端王不在,能开库房的也只有萧侧妃了。

     轩辕潼心中冷笑,大概也猜到几分这府中能收买听竹的人是谁了,只是没有当着旁人的面戳破听竹。

     量好尺寸,绣娘就带着两个小丫鬟退了出去。轩辕潼面露疲色,让听竹去准备热水,只留听兰在身边伺候着。

     “郡主,奴婢见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容嬷嬷的事情?”

     轩辕潼坐在梳妆镜前,听兰替她打散头发,细细梳着,看着镜子里平静无波的脸蛋,听兰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就是偷听到几句话,还能生出什么幺蛾子。”轩辕潼仔细回想了一下,不过和桃夭说了几句话,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之后的几天,轩辕潼日日都出府溜达,每次回来都像是和人打了一架一样,精疲力竭的不爱动弹。

     转眼便到了皇宴那日,还在睡梦中的轩辕潼便被李嬷嬷的大嗓门儿给震醒了,“哎呦我的郡主,您怎么还在睡,可不能耽误了进宫的时辰!”

     “进宫!这么快!”轩辕潼瞬间清醒,从床上弹了起来,倒吓了李嬷嬷一跳,“听兰听竹快给我换衣服,顺便让厨房把早膳送来。”

     不过半刻钟,已经换好衣服的轩辕潼坐在梳妆台,任听兰的双手在头上翻飞摆弄,戴上了彰显郡主身份的凤钗,细细铺上一层粉,瞬间便显得光彩夺目,一改往日有些痞气的神态,竟会有了几分女儿家的娇媚,轩辕潼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感概听兰生得一双巧手,却见听竹推门而入,才刚在这,转眼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禀郡主,方才萧侧妃派人来问郡主,待会儿去皇宫,郡主可愿和萧侧妃同乘一驾马车。”

     “萧侧妃?”轩辕潼撇了撇嘴,坐到饭桌前,用银勺搅了搅还有些烫的燕窝粥后道,“算了吧,我就不去打扰她和端王叔二人世界了,你且去回了萧侧妃吧。”

     “是。”

     一切收拾妥当,轩辕潼就带着丫鬟们一同上了马车。

     虽说轩辕潼已经去过好几次皇宫,但都是轩辕澈带着她从屋顶上飞掠而过的,每次都快得令人发指。这还是轩辕潼第一次坐着马车进宫,晃晃悠悠地让人觉得烦躁。

     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轩辕潼想要撩起窗帘的时候,终于听到车夫在外面说道:“郡主,皇宫到了。”

     轩辕潼正想跳下马车,听竹已经拿好脚凳在一旁候着,用眼神示意她不可乱来,她只得老老实实地踏上脚凳,在听竹的搀扶下踏入宫门。

     现在时辰尚早,宫门前也没有几辆马车,只有几位官家小姐刚刚下马车。轩辕潼与这些人不相识,也没有上前搭话的打算,便独自先行一步。没走几步便见前方有一个女子驻足不前,回首冲着她微笑,似乎是在等她。

     轩辕潼愣了下,才认出前面的女子正是一个月前,她在街上看到的义安郡主,在听竹的提示下,她赶紧上前屈膝行礼:“清宁见过姑姑。”

     义安郡主扶起轩辕潼,爽朗地笑道:“原来你就是清宁,皇宴我参加了这么多次,京城里的千金我差不多都认识了,怪不得只觉得你面生的很。走吧,我对这皇宫还算熟悉,带你去逛一逛可好?”

     “郡主,入了宫首先需要去坤德殿给皇后娘娘请安。”听竹在轩辕潼身后小声提醒着,生怕她一时兴起就跑没了影。

     “放心吧,坤德殿不去也罢,今日进宫的人这么多,皇后不会发现少了两个人。再说了,若是出了什么问题,由我担着便是。”义安郡主开口说道,她自小被德王爷宠着,脾气耿直,最是厌烦宫中的这些虚礼,皇上敬重德王爷,连带着对她也有几分纵容,只要她不闯出什么祸端,自然是无事。

     轩辕潼也觉得义安郡主这脾性十分合自己的胃口,当即应下了邀请。

     二人这一聊颇有一番相见恨晚的意思,直到德王妃遣人来寻,才意犹未尽地赶往相辉楼赴宴。义安郡主原想让轩辕潼坐在自己的身边,只是轩辕潼觉得太过显眼,另寻了个角落坐着。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轩辕潼兀自观察着席间的众人,外面太监的声音传来,偌大的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当先走入的自然是天惠帝,只是与轩辕潼之前所见和蔼可亲的形象不同,今晚他一身明黄色龙袍,经年累积的那股上位者气息也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虽然面上带笑,也不能掩饰他眼角的威严。

     而后进来的皇后应该已有四十多岁,面容精致,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可见平日保养得宜。一身正红色凤袍,头上戴着华丽端庄的凤钗,昭示着她中宫之主的身份。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

     众人跪拜完,皇帝入座,皇后坐在一旁,诸位皇子公主和妃子们分别位列下首,众人也都跟着纷纷入座。

     按照惯例,天惠帝先是说了一番话,让众人不要拘礼等等,这才开席。

     轩辕潼早就饿了,刚刚提筷,就听见皇后对天惠帝说道:“皇上,前些日子您册封了一位郡主,可是臣妾到现在也没见着这位郡主,心中甚是好奇。听说今日这宴席,清宁郡主也来了,何不让她露个面,也好让我们知道荣王的后人,究竟是何模样。”

     终究是来了。

     轩辕潼心中暗道。